王佐鬼才

时间眷顾之木叶崩溃计划(5)

    这个算是一个长篇文的一部分番外。前情提要:重生的扉泉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之后柱斑扉泉四个人还穿越到了很多其他的世界,看过了火影忍者的漫画,前不久还穿越到过了原著四战的世界,所以他们对于穿越已经非常习以为常了。

    这个番外是向@想修仙的羽蓝 借梗写的,因为感觉挺有趣的,虽然不一定写得好。背景是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柱斑扉泉四个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后来又因为一个神秘的力量将所有人拉入一个类似月读世界的空间,在空间里面必须看完所有视频才能够离开。

    关于中文英文歌之类的,因为神秘力量所有人可以无障碍听懂。

    第一次写柱斑扉泉文,可能会ooc。

    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还有其他的一些cp,但应该戏份不多。

------------------------------------------------------------------------------

第五章 风起天阑(4)

    视频仍旧在继续。

    “不记得阴晴或圆缺,我看过花开和花谢,渐渐地回忆起喜悦,与恨有别。”

    黑沉沉的天色下,淅淅沥沥下着雨,一个人在粘稠的血水中一步步趟过。

    当歌词唱到“花开”的时候,画面中显现出的是众人熟悉的野原琳的笑脸。然而,当歌词唱到“花谢”的时候,画面中却只有一个短发的少年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野原琳的镜头,鲜明的对比与反差带来近乎惨烈的感官效果。

    再次出现的野原琳让部分人有了一些猜测和结论。

    而后,视频里那个带着漩涡面具的人侧过头,似乎在追忆什么值得怀念的记忆,眼神有了罕见的柔和。接下来让所有人吃惊的是,那回忆中是两个大家万分熟悉的人,少年宇智波带土和少年旗木卡卡西,他们对立结印,身边还有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他们在草坪上交握双手。这些记忆中的片段像是在梦中,朦胧而唯美,一切与仇恨无关,只有岁月静好。

    这个片段非常短暂,但蕴含的信息量已经足够大,大到足以让大多数人猜测到那个面具人的身份就是原本死去的英雄宇智波带土了。

    这个谜底的揭晓太快太突然,结果也太出人意料,不仅没有让大多数人解恨,反而让许多熟悉带土的人陷入了迷茫。

    “九尾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带土?”卡卡西有些茫然地呢喃道,说不清内心的感受,是震惊是失望是愧疚,还是痛苦,他只知道他认识的那个带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永远充满了朝气和活力,好像什么都无法将他打倒,带土是一个英雄啊!

    带土是看到了琳的死亡了吗?所以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没有守住和带土约定好的承诺,没有保护好琳,结果到现在他却发现不光是琳,连带土他似乎也没有保护好。这么多年带土他一个人活在不知名的地方,不单单没有回到村子里,并且还选择了利用九尾袭村,而他却完全不清楚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相比较卡卡西的茫然无措,波风水门的心情更加复杂。

    九尾事件是他亲眼所见的悲剧,一个人为造成的悲剧。他曾在那天晚上亲自和那个面具人对战过,对方实力强大,心性残酷,骨子里似乎有一种对生命的漠视和决绝,水门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这样一个人和自己那个总是笑得一脸傻气、爱哭、单纯执拗的弟子联系在一起。

    九尾之变那一天是他和玖辛奈生命的终点,他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为了保护幼小的鸣人被九尾利爪贯穿的疼痛,记得不得不和刚刚出生的儿子告别的无奈,记得面对木叶一片废墟、哀鸿遍野的愤怒。可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他并不后悔,因为他是四代火影,他是一个父亲,他有他必须背负的责任和担当。

    但如今当水门知道了这一切背后那个人真正的身份的时候,他却忽然有些后悔了,后悔他当初为什么没有能够及时救下自己的弟子,为什么没有在带土第一步踏错的时候就阻止他。他不是一个好老师,一共三个弟子,一个在风华正茂的年纪死去了,一个走向了歧路,一个性情大变孤身一人。

    “王城的姓氏都改写,我还在这里守着夜,等什么从灰烬里面,破茧成蝶。”

    画面不断变幻,并不因为人们复杂的心情而停顿。

    木叶被破坏的场景过后,只剩下旗木卡卡西一个人独自在一片废墟中仰望天际,疲惫而黯然地大口喘着气,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他左边那只写轮眼已经变成了万花筒的模样了。

    他等的是什么呢?当他沉入海底的时候,出现了一双手,一双一看就十分纤细、属于少年人的手,牵住了他的手,紧紧拉住了他。人们都认出了那是少年宇智波带土的手。

    之后,被拯救了的旗木卡卡西却眼看着救了人的带土毫不犹豫地转头,化作一道光离开。

    这段片段似乎完全是围绕着旗木卡卡西,结合歌词似乎不难发现他痛苦纠结的心情,众人一时间都觉得十分微妙。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是同期还是同一个班的,据说两个人关系不错,这么一看这段类似自白的画面很可能是他知道带土身份以后的表现。

    “是命运在轮回,熟悉得像幻觉。火烧破天空星辰都倾泻,马蹄踏碎落叶,四方边角不绝,血滚落尘土像那瞬艳烈。”

    伴随着“命运在轮回”的旋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对峙场景,变换成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对峙,与此同时,宇智波佐助向远处离开的身影也隐隐和宇智波斑离村的身影重合。

    这暗示了什么命运呢?稍微开动脑筋想一想,很多人都不由脸色大变,其中长老团的几个人脸色最黑。

    这似乎是在暗示宇智波佐助会和宇智波斑一样叛村离开,最后会和漩涡鸣人展开一场大战,就像当年初代和宇智波斑的争斗一样。

    而后都是纷纷乱乱的战斗画面,有初代和宇智波斑的,有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还有很多其他人。

    “太遥远的岁月,看不清的眉睫。回忆尽头,风声依旧凛冽。埋下的骨和血,早沉没在黑夜。逝去的已冰冷,飘零的未了结。”

    接下来的似乎是宇智波佐助的回忆,就算是出现了叛忍宇智波鼬的脸,也只是让众人稍稍停留了片刻目光,现在他们都只关注这个视频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可以抖露,说不定还能够破解几桩悬案。

    他们期待的爆料很快就来了,虽然未必是以他们喜爱的方式。

    身缠着锁链的九尾那张狰狞的面孔突然出现在画面中,裹挟着扑面而来的暴虐之气,它的爪子随之挥下,径直刺穿了两个人的身体,而他们的血肉之躯却也因此保护了那个安静酣睡的婴儿,他依旧做着梦,丝毫没有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所打扰。

    如果不是场面如此悲壮,或许这本该是一个温馨得足以让人们轻扬笑容的场景。

    真正让人们失语的是那两个毅然决然牺牲自己的身影一个有着一头耀眼的红发,一个穿着一身火影袍,身份一目了然,正是四代火影夫妇。

    大家都知道四代火影夫妇牺牲在九尾袭击那天,但是鲜少有人知道他们是为何而牺牲的,更少人知道他们居然还有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是谁?

    大家都不是傻子,婴儿的金发,还有和九尾的渊源,他的身份似乎昭然若揭了。

    漩涡鸣人居然是四代火影的孩子,是为了村子牺牲了自己的四代夫妇的孩子,是他们拼死都要保护的孩子,是英雄之子。

    之前辱骂过他,漠视过他,厌恶过他,迁怒过他的人们看向这个才12岁的少年,心中忽然五味陈杂。他们因为鸣人是妖狐的化身而对这么小的孩子抱以敌视的态度,他们孤立他,排斥他,欺侮他,现在事实却像是狠狠抽了他们一巴掌,他们一直以来的偏见都是错误的,他不是怪物,他是一个人,是英雄的后代。

    这么多年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将自己的怨恨无端地施加给一个无辜的孩子?何等卑劣?何等可笑?

    四代火影虽然在位不长,却相当受到爱戴,大部分忍者和村人都受过他的照顾,很多人无法接受自己竟然对尊敬的火影大人的孩子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不少人想要去给鸣人道歉,却害怕看到他不解或者反感的眼神;不少人不敢面对四代夫妇;不少人心里充满了愧疚,更有多愁善感的女性忍不住哭了出来。一时间场面有些失控了。

    关键时候,四代夫妇走了出来。

    之前他们刚刚复活,一时半会没办法找到和他们分别那么多年的孩子,可是现在视频放到这里,大家激动而奇怪的反应,很多人目光聚焦道了一个人影,当那道熟悉的金发身影映入眼帘的时候,他们就知道那一定就是他们的鸣人。

    这时候的鸣人其实感觉很莫名其妙,周围人终于不用厌恶的目光看向他是很好,但是他们忽然用一种说不出是怜惜还是愧疚的眼神盯着他,还有不少人犹犹豫豫想要上前的样子,真的很奇怪啊。

    鸣人忍不住碰了碰佐助,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怎么感觉好奇怪啊?”佐助比他聪明,一定能够明白吧!

    佐助年纪也不大,对很多内幕了解不多,但是他从视频里面捕捉到的信息和周围人的反应猜出了一些东西,看到一脸迷糊的鸣人冷淡答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喂!混蛋佐助,你是在敷衍我吗?”鸣人抬高了声音。

    就在他们即将开始例行争吵的时候,四代夫妇走到了他们面前,看着面对他们一脸懵懂的鸣人,玖辛奈忍不住上前问道:“你一定就是鸣人,对吗?”

    鸣人不解地看向身前的两个人,心中不知为何生出几分忐忑,犹豫地回答道:“是的……我……是鸣人,漩涡鸣人。”

    下一秒他就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还没来得及挣扎,他忽然感觉到肩头湿润了,抱着他的人好像在哭。

评论(15)

热度(99)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
  2. 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