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时间眷顾之木叶崩溃计划(4)

    这个算是一个长篇文的一部分番外。前情提要:重生的扉泉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之后柱斑扉泉四个人还穿越到了很多其他的世界,看过了火影忍者的漫画,前不久还穿越到过了原著四战的世界,所以他们对于穿越已经非常习以为常了。

    这个番外是向@想修仙的羽蓝 借梗写的,因为感觉挺有趣的,虽然不一定写得好。背景是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柱斑扉泉四个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后来又因为一个神秘的力量将所有人拉入一个类似月读世界的空间,在空间里面必须看完所有视频才能够离开。

    关于中文英文歌之类的,因为神秘力量所有人可以无障碍听懂。

    第一次写柱斑扉泉文,可能会ooc。

    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还有其他的一些cp,但应该戏份不多。

------------------------------------------------------------------------------

第四章 风起天阑(3)

    “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鲜血流过长街,耳畔杀伐不歇,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

    之后闪过的场景似乎在佐证他们的猜测。

    在灰白过后,一个个巨大的团扇漂浮在空中,不断旋转地环绕住中间站立着的人,那个人穿着宇智波的族服,面目看不清楚,然而配合着歌词和画面中他最后的跪伏在地,人们不难推测出这个人的身份。

    十之八九就是失去了弟弟后的宇智波斑。

    不少人甚至满怀恶意地想,宇智波斑只怕未必是感到什么“悲切”,或许是在为了得到了力量而感到狂喜也说不定,毕竟宇智波就是那样魔性的一族,毕竟这个人可是那个宇智波斑啊。

    感到周围人的小心翼翼的窥伺和隐藏极深的恶意,秽土斑只是漠然以对。

    反倒是秽土柱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伴随着音乐走向激昂,九尾的身影再度出现,而与之同在的还有站在九尾头顶的那个面具人。

    这无疑是肯定了之前大家的想法,这个人就是九尾事件的幕后主使者,一个拥有写轮眼的神秘人物。

    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大部分人表现得还算克制,固然心中有怨气,也只是默默地盯着画面,想要从这个视频中了解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多年后史书页,还把这夜撰写,青石长阶,染尽生离死别,耳闻的像终结,眼见的都毁灭。”

    清冽的月光下,庭院中的小少年一脸严肃地抱着小小的婴儿,而随之而来的背景都是九尾袭击那一夜木叶中房屋破坏、地陷山崩、无辜的人们被牵连丧命的场景,一幕幕触目惊心,让很多人克制不住去回想那个噩梦一般的日子,那些鲜血与死亡。

    除了这些惨剧以外,那个从一开始就存在的面具人依旧在视频中若隐若现,众人对九尾的恐惧和愤恨似乎也渐渐转移到这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人身上。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主导了一切的悲剧,让他们失去了同伴、亲人、朋友和爱人,他到底是谁?

    和那个面具人有所接触的木叶高层将目光投向宇智波斑,他们一直认为那个人就是宇智波斑,拥有同样的声音,拥有同样的眼睛,幕后主使只可能是这个邪恶的宇智波复仇亡灵。

    “温柔的最决绝,坠落的曾摇曳。”

    众人期待的谜题似乎暂时没有被解开的机会,因为下一幕的场景让人们十分摸不着头脑。

    那似乎是一个少年的回忆片段,总体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芒,衬得气氛格外干净美好。

    那个留着一头短发,带着护目镜,笑容阳光的少年人奔向另外两个人,他的衣服背后是熟悉的团扇标志,他身前的两个人一个是一头白发、带着面罩的冷酷少年,另一个是一头短发的少女。

    “带土?”卡卡西盯着画面中那个笑得纯粹的少年有些怔楞,轻声道。

    认识宇智波带土的人不算多但也不少,毕竟作为第三次忍界大战牺牲的英雄之一,宇智波带土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而且他毕竟是四代波风水门的学生,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在死之前将自己的一只写轮眼送给了旗木卡卡西,第一次打破了宇智波家族血继不外流的惯例,这件事情引发了极大轰动。

    但是带土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呢?众人满腹不解。

    算上之前的野原琳,四代火影班三个人都在这个视频里面出现了。看到现在,众人已经明白这个视频不会无的放矢,放出来的东西都有其目的所在,那么在三战里面牺牲了的这两个人是不是存在什么大家不清楚的隐秘呢?

    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向复活了的野原琳看去,颇有一探究竟的想法。宇智波带土似乎没被复活,旗木卡卡西又是出名的强大上忍,这两人都没法对付,只剩下一个刚刚复活不久、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比较好欺负。

    见到这样的情景,卡卡西心里升起怒气,也顾不上纠结如何面对琳或者带土到底什么情况的问题,准备去帮琳挡住那些麻烦。

    就在这时,两个身影站到了野原琳的身侧,四代夫妇一左一右护住她。众人才恍然,四代夫妇也复活了,而他们可是野原琳的老师和师母,面对这样两个强者的维护,那些阴暗的眼神渐渐隐去。

    “恍然间已诀别,正褪色的长夜,破晓之前,洗去所有罪孽,有人喊你的名字,直到声嘶力竭,若魂魄能知觉,黄泉下不忘却。”

    没有了这些干扰,人们很快继续看下去。

    宇智波斑再度出现在视频里。那似乎是宇智波家族的族地,墙上雕刻着团扇,宇智波一族的族人们纷纷背离那个男人,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他的双眼已经不是众人所熟悉的勾玉,而是一种更加复杂的纹理,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万花筒写轮眼。

    在族人背叛他之后,画面中的人选择在一个傍晚离开,离开木叶。

    熟悉历史的人们都知道这就是非常出名的宇智波斑叛村一事。

    在木叶建立后不久,宇智波斑叛村离开,之后再次回来的时候却是操纵着九尾,意图毁灭他和千手柱间一起创造的木叶村。

    果不其然,下一个画面正是终结之谷,那个初代火影和他大战的地方。在奋战之后,宇智波斑颓然地倒下了,带着一种英雄末路的苍凉,而胜利了的初代同样疲惫不堪,他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虽然并没有看到那场惊世大战的过程,但是仅仅是这么一个片段就让众人觉得震撼不已,两个不世出的强者的争斗,移山倒海,将平地打成了山谷,如此伟力,简直不像是人类所能及的。

    在骇然过后,是一个个零碎的片段,或是少年宇智波斑和另外一个少年笑得爽朗,或是两只在木叶漩涡标志前相握的双手,最后是终结之谷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巨大雕像。

    这些画面闪动得很快,表达的意思有比较零散,但是众人都不傻,结合上面的内容可以猜得出这是宇智波斑的回忆,那么另一个少年的身份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来了,那必然是小时候的千手柱间。

    众人看向秽土斑和秽土柱间的眼神也因此有了些变化。

    没想到这两个历史书上公认的死敌居然从小就认识,而且看上去关系应该不错啊,难怪现在一见面也和和气气的,完全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种针锋相对的气场。

    在这段歌词以后,是一段漫长的间奏,纯音乐无歌词。

    首先出场的是映着火光的卡卡西,他低头闭目,似乎在思考。

    后来又是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的对峙,这些大家其实都习惯了,早没有一开始的惊讶了。

    之后便是那场大战的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还来不及慨叹一番,接下来的一幕幕情景却让人们再生疑窦。

    画面中两个少年在进行激烈的打斗,关键在于这两个人非常眼熟。一个明显是长大版的宇智波佐助,一个明显是几年后的漩涡鸣人。他们一个似乎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另一个则好像也拥有了什么奇怪的强大力量,眼睛变成了金色。

    而后就是一贯的回忆杀,转回两个人的童年时代,他们在南贺川的相遇以及相视一笑,让很多人想到他们的身世,应该是两个人的惺惺相惜吧。

    最后的最后,宇智波佐助双目流淌下鲜血,就像之前看见过的场景一般,而漩涡鸣人则无助地倒在地上。

    看完这些,很多人都很懵,这和两个年纪尚小的下忍又有什么关系啊?虽然说这两个人身份特殊,一个是九尾人力柱,一个是宇智波遗孤,或许未来潜力很大,但是他们目前看上去毫无异常,充其量实力不错 ,和一般下忍没什么区别啊,这个视频放他们未来如何如何有什么意义吗?

    而更加懵逼的是佐助和鸣人本人。

    “喂,佐助,那两个人真的是我们吗?”鸣人看着视频里面的自己和同伴一脸惊讶。那两个人看上去年纪不比他们大太多,但是实力似乎要强上很多。

    佐助看着画面中“未来的自己”那双好像花瓣又好像风车的写轮眼,又是激动又是吃惊,听到吊车尾的发问,哼了一声:“那肯定是我,但未必是你,吊车尾。”

    鸣人一听就怒了:“佐助你这个笨蛋,我以后一定会比你强的,比这个里面还要强。”

    因为近段时间鸣人突飞猛进的实力而产生焦虑感和紧迫感的佐助对这话十分敏感,他恢复了一向的面无表情:“想要赢我,你还差得远呢!”


评论(12)

热度(93)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