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时间眷顾之木叶崩溃计划(3)

    这个算是一个长篇文的一部分番外。前情提要:重生的扉泉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之后柱斑扉泉四个人还穿越到了很多其他的世界,看过了火影忍者的漫画,前不久还穿越到过了原著四战的世界,所以他们对于穿越已经非常习以为常了。

    这个番外是向@想修仙的羽蓝 借梗写的,因为感觉挺有趣的,虽然不一定写得好。背景是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柱斑扉泉四个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后来又因为一个神秘的力量将所有人拉入一个类似月读世界的空间,在空间里面必须看完所有视频才能够离开。

    关于中文英文歌之类的,因为神秘力量所有人可以无障碍听懂。

    第一次写柱斑扉泉文,可能会ooc。

    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还有其他的一些cp,但应该戏份不多。

------------------------------------------------------------------------------

第三章 风起天阑(2)

    三代火影咳嗽了一声:“咳,大家都冷静一点,有什么疑问可以等到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看完这些东西。”说完,他扫了眼长老团的那几个身影,这个奇怪空间的主人似乎真的知道很多隐秘,只怕等到看完这些视频,木叶高层竭力隐藏的很多秘密和黑暗都会被毫不留情地曝光出来了。

    这样或许也好。三代暗暗苦笑。

    猿飞日斩一直知道他自己不是一个果决的人,既没有初代的威望,做不到像初代那样包容博大,又没有二代的才能,比不上二代的精明强干,木叶在他的治理下一直在悄无声息地滋生黑暗。他没有办法也没有魄力去改变这一切,所以他期待着自己的继任者能够恢复木叶的生机,实际上水门确实做得很好,四代在位时候的木叶似乎真的焕发了新生,他这个老头子也可以卸下重担、享受普通人的生活。

    可惜,水门走得太早了。

    木叶不仅变回了老样子,还越发地腐朽了。长老团气焰日益嚣张,而他有心无力亦或可以说是默许放任,才会酿成后来的那么多悲剧和遗憾。

    木叶必须要改变了,而这次的意外事件也许就是最佳的时机。

    初代二代的暂时复活,还有那些逝去之人的回归,木叶黑暗的曝露,都会成为改革木叶这把火的燃料。

    听到三代的话,恢复了理智的木叶人都平静下来,而其他人看到他身旁刚刚秀了一波存在感的秽土初代也安分了。

    场面得到控制以后,视频也恢复了播放,音乐再度响起。

    “焚成灰的蝴蝶”

    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佩戴着木叶配额的年轻女孩,留着褐色的半短发,脸颊上贴着紫色的OK绷,面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仅仅一眼就能让人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快乐,然后她却在下一刻口吐鲜血,凄惨地倒下。

    “琳!”“琳!”

    两道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叫出了同一个名字。

    卡卡西下意识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另一个人,那是一个戴着面具的怪人,独自站在一个角落里,他记得这个人似乎是后来被拉入空间的,原本并不在现场。

    他是谁?为什么会叫出琳的名字?

    听到这两个急切的声音,“琳”这个名字加上画面上的年轻面容,让不少木叶的人想起了这个少女的身份。

    野原琳,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的学生,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同一个小队的成员,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的神无毗桥之战之后不久,意外牺牲。

    虽然野原琳在这样的年纪死去无疑是一个悲剧,但是在这么多年战争中牺牲的忍者实在太多了,比她更加年轻,更加不幸,死得更加悲惨的人还有很多,众人并不觉得她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对于视频里面出现了她颇为费解。

    难道说这个女孩是什么关键人物?隐藏了什么秘密吗?

    比起其他人事不关己的胡思乱想,卡卡西的心情要复杂很多,琳的死亡是他最难以忘怀的事情之一,如今却被迫在所有人面前再次直面这一幕,即使如今琳已然重返人间,他的右手依旧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

    至于其他人都能够联想到的事情,卡卡西自然也有疑问,再加上刚才那个面具人奇怪的反应,他隐隐感觉这背后恐怕有着一个惊人的阴谋,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可却又有着一种奇异的预感,那或许会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他会无法承受打开它的后果。

    “断了根的枝叶”

    视频短暂停滞后,又继续了下去。

    下一秒出现的是一个双目流血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头有些炸毛的黑色短发,以及人们熟悉之极的面容,他的脸和宇智波佐助有七八分相似,和之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四人组里面的一个人一模一样。

    还没等人们细想其中的联系,下一幕场景跳转,竟然是他穿着一身左衽的白色寿衣,被白布蒙住了双眼,双手合十安静地躺在一口敞开的棺木中,棺木上有着宇智波家的团扇标志,就连画面也从鲜活的彩色转为冰冷的黑白。

    这明明白白暗示着画中人的死亡。

    “泉奈!”“泉奈!”

    两个声音乍一听似乎殊无差别,仔细分辨就会发现,一个声音是沉痛哀伤的,另一个声音则是惊诧愤怒的。

    一时间,两股骇人的杀气冲天而起。

    在进入这个空间后四人组一直十分低调,这个世界毕竟不属于他们,作为过客他们并不打算过多插手,即便是刚才看到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对的宇智波斑,他们也很淡定。直到他们目睹了宇智波泉奈的死亡,斑立马就炸了。

    知道剧情发展和亲眼目睹是两个概念,弟弟流淌的鲜血和那口冰冷的棺木都让斑心如刀绞,无法抑制的怒火让他刹那间便开启了写轮眼,周身顿时杀气四溢。

    “哥哥,你看我没事,那个并不是我。”虽然看到自己的死亡场景,泉奈依旧非常冷静,见自家哥哥要炸,他连忙扯住他的袖子安慰道。

    听到自家宝贝弟弟的声音在身侧传来,斑的愤怒消散了许多,只是脸色依旧冷凝。

    另一边,秽土斑的心情比斑糟糕多了,毕竟斑固然恼怒却也清楚知道这并非他们的世界,画面中的弟弟也并非是自己世界的泉奈,可对于秽土斑来说,这一切都是经历过的真实,他的弟弟的的确确已经死去了,就如同这个放出来的情景所表现的,分毫不差。

    秽土斑死死地盯着那副画面,像是要把它印入灵魂深处,这如同梦魇般的场景又一次唤起了他那段惨痛的记忆,满目的血腥和灰白就好像在一遍遍提醒着他失去了想要守护的弟弟的事实,无处安放的痛楚和无法消弭的杀意在他的心底横冲直撞。如若不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他的耐性已然今非昔比,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手刃罪魁祸首的冲动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流露出的杀气大部分都径直冲向了秽土扉间,宛如实质的杀气粘稠而冰冷,几乎让人窒息。

    看着自家弟弟脸色变得煞白,秽土柱间连忙侧身挡住秽土斑外放的气势,苦笑道:“斑,你忘了这里的规则了吗?这里禁止互相战斗。”

    “柱间,你是要阻止我吗?”秽土斑话语中隐含着冷酷的意味,猩红的写轮眼开始危险地转动起来。

    秽土柱间坚持道:“斑,我不能让你对扉间出手。”

    眼前的男人的话语是如此的坚定,就和他很多年前说着要守护弟弟的誓言那时一样,带着一种近乎天真的执拗。

    秽土斑最终收回了外放的杀气,冷冷撂下一句话:“如果我真要动手,早在很多年前就可以杀了他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嗯,我知道,因为斑你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人啊!”秽土柱间望着秽土斑的侧脸,笑道。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被杀气压制到杀气消散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可是感受到这样恐怖压迫的众人却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一直等到杀气消失他们才从一身冷汗中恢复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和真正的强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强者仅凭借杀气就可以让他们动弹不得。对比初代火影虽然强势但总体温和的威压,宇智波斑的威压更加直观,更加暴烈,也更加让人直视自身的渺小。

    普通人和大部分忍者只顾着惴惴不安,相对强大的人们却一直在留意着秽土斑和秽土初代的对话和举动,心里在不断揣度和猜测。

    “泉奈”应该就是画面中那个人的名字,从他身上的宇智波家族的典型服装、后来的宇智波的族徽,到他那张标准的宇智波家的美人脸,都不难猜到他属于宇智波一族的身份。而后来秽土斑的表现,让他们推测这个人和宇智波斑关系匪浅,十有八九是兄弟或者亲人。

    之后秽土斑和秽土柱间的对峙,还有那短暂但信息量巨大的对话,刨除掉槽点满满的最后一句,其他的话串联起来已经可以分析出很多了。比如,“泉奈”的死亡似乎和二代火影有关,比如宇智波斑和二代火影之间的矛盾。

    知道更多秘辛的一部分人猜到更多的真相,比如三代长老团三忍宇智波家的人,他们联想到宇智波家族内部流传着关于宇智波斑夺取了自己弟弟的眼睛的传闻,结合刚才视频里画中人双眼流血的情况,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宇智波斑在建村前就死去的弟弟。

    而作为千手扉间的弟子的三代,想到自家老师对宇智波的厌恶,和如今得到的老师或许杀了宇智波斑弟弟的情报,大致有了结论:战国时期,据说千手和宇智波本来是宿敌,老师似乎还手刃了那个宇智波斑的弟弟,所以之后恐怕时时刻刻活在宇智波斑的杀意和针对中,难怪老师至死都保持着对宇智波的警惕。

评论(30)

热度(91)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
  2. 云雾缭绕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