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时间眷顾之木叶崩溃计划(2)

    这个算是一个长篇文的一部分番外。前情提要:重生的扉泉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之后柱斑扉泉四个人还穿越到了很多其他的世界,看过了火影忍者的漫画,前不久还穿越到过了原著四战的世界,所以他们对于穿越已经非常习以为常了。

    这个番外是向@想修仙的羽蓝 借梗写的,因为感觉挺有趣的,虽然不一定写得好。背景是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柱斑扉泉四个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后来又因为一个神秘的力量将所有人拉入一个类似月读世界的空间,在空间里面必须看完所有视频才能够离开。

    关于中文英文歌之类的,因为神秘力量所有人可以无障碍听懂。

    第一次写柱斑扉泉文,可能会ooc。

    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还有其他的一些cp,但应该戏份不多。

------------------------------------------------------------------------------

第二章 风起天阑(1)

    统一了意见,众人见打也打不起来了,都暂时缓和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纷纷收起了武器。不同的势力分成了不同站位的好几堆人,木叶的自然站在一起,大蛇丸那群人站在一处,砂忍等外村人也聚集在一起,至于一些莫名出现的诡异人物也聚拢在一堆。

    三代向秽土柱间和秽土扉间投以信赖的眼神,这里目前可以信任的的人中实力最强、最有权威的两个人,希望他们能够站出来主持大局。

    然后,猿飞日斩就眼见着秽土柱间完全没留意他的目光,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远处一个黑长发男人的面前,大咧咧地开始叙旧。

    那个人三代很熟悉,正是秽土转生出来的宇智波斑。

    这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味道。

    深感绝望以后,猿飞日斩木着脸,转向一贯靠谱的自家老师,心想老师一向心系木叶,一定会在这个关键时候挺身而出的。结果他却发现自己的老师似乎在走神,眼神有些空茫地看着不远处的那四人组,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他已经搞不明白了,三代火影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老了,这次如果有机会活下来了,他就辞职退休,把木叶交给年轻人吧。

    总归不能就如此僵持着,心累的三代不得不上前打断了秽土柱间和秽土斑之间的故友重逢,尽管再次被超影级别的杀气锁定,他还是顽强地支撑下来了。

    好在秽土初代还是相当善解人意的,收到小辈的拜托,他立马就答应下来,事情顺利解决了,至于附带了一个秽土斑在身侧这种小问题三代也就只能尽量忽略。

    初代火影可以说是整个忍界的传奇人物,被尊称为“忍界之神”,享有无以伦比的威望和崇敬,无论是木叶的人,还是其他忍村的人,对于他还是非常信服的。

    所以当秽土柱间站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了默认。

    而秽土柱间得到众人认可的那一瞬间,这个空白的空间里面就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连串的目录漂浮在空间中,众人本能地知道这就是之前那个声音所说的视频目录。

    目录不算很长,但是视频的名字大多有些奇怪。根据规则,现在能够挑选视频的人只有秽土柱间一个,所以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希望他快点选一个,早点看完早点了事。

    草草扫了眼目录,秽土柱间侧过头问道:“斑你说选哪个比较好?”

    “大哥你自己好好选就可以了,何必问别人。”之前一直神游天外的秽土扉间此时也回过神来,见自家大哥如此表现,冷冷呵斥道。

    “随便你,你自己选就行了,何必问我。”秽土斑的目光刮过秽土扉间,冷笑道。

    两股杀气在空中无形地交锋,震得三代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唯有秽土柱间笑得好似全无心机:“可是斑不是别人啊!扉间。”

    “斑,帮我选一个吧,你知道的,我一直不怎么擅长这种选择啊!”

    看着面露恳求神情的秽土柱间,秽土斑终究缓和了脸色,轻嗤了一声:“那就这个吧!”他伸手随便指了一个名字。

    顺着秽土斑指的方向望去,映入秽土柱间眼帘的名字是“风起天阑”。

    “不愧是斑啊,真是一个好有诗意的名字。”对于秽土柱间时不时对他的夸奖,秽土斑只是回以一挑眉。

    熟悉他们之间相处模式的人们并不惊讶,但是那些只听过他们传说故事的忍者或者村民却完全被他们如此和谐的对话惊呆了。

    我难道读了假的历史书?

    初代和宇智波斑难道不是敌人吗?

    种种疑问充斥着大家的心头,偏偏想问又不敢问。

    不过秽土柱间下一个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再多的疑问都被他们暂时抛在了脑后。

    那个叫做“风起天阑”的视频被他点开了,视频开启的刹那,这个空间周围再度产生了变化,一个画面浮现出来,一同出现的还有响起的bgm。

    一上来是堪称舒缓的前奏,相当悦耳,但是还没等众人露出笑意,他们就看到了画面中冲天的火光、战场上遍地的尸骸和一口口陈列的棺木,一时间所有人的脸都僵住了。

    这是战场!这个念头在大家心中闪过,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忍者,都经历过很多血腥和残酷,不少人还经历过几次大战,所以他们对于战争始终是抱以反感排斥的,战争往往意味着失去,失去亲人,失去朋友。

    “你没事吧?纲手。”自来也看着纲手瞬间苍白的脸色,担忧地问道。

    纲手扬起一抹勉强的笑意,却不由地握紧身边这两个她失而复得的人的手:“不用再担心我了,或许我曾经软弱,但是……我会慢慢走出那个阴影的,毕竟作为姐姐的我可不能在弟弟面前丢人呢!”

    “姐姐最厉害了!”千手绳树冲着纲手扬起大大的笑容,笑中满是对姐姐的信赖。

    一旁的加藤断笑得温柔,轻柔地回握她。

    自来也心中涌动着真诚的喜悦和微微的酸涩,他心中默默祝福道:这一次一定要幸福啊,纲手。

    画面不断发生变化,在漫天的火光过后,一轮圆月浮现,之后便出现了两个举着刀互相对峙厮杀的半大少年,他们咬着牙,带着似乎要与对方不死不休的气势。

    一时间,不少人发出抽气声,那两个少年虽然眉目稚嫩,但是很眼熟啊,明显就是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的少年版。

    难道这个视频讲述的是这两个传奇对手的一生经历?很多人心里升起这样的猜测。

    之后的场景又是尸横遍野的战场,一具具无名的尸体,一个个流泪的忍者,似乎预示着这个视频并不会是什么愉快的走向和结局。

    “火光凄厉地照亮夜,城破时天边正残月。”

    伴随着这两句满是不祥意味的歌词,画面上依旧是火光和血色交织着的残破场景,不少人心里都有着不好的预感。

    “那一眼你笑如昙花,转眼凋谢。”

    接下来出现的是青年宇智波斑,他先是一脸冷淡,却转瞬变成一副健气少年的模样,笑得灿烂毫无阴霾。

    不得不说这个场景让众人有点受到惊吓。

    这笑得一脸阳光的人是谁啊?宇智波斑,那个在人们心中如同魔神的男人?

    秽土斑皱紧眉头,回忆自己什么时候笑成这样过,完全没有印象啊。

    就连一直置身事外的四人组也有些吃惊,瞟了秽土斑好几眼。

    所有人中或许最淡定的就是秽土柱间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斑就是这么一个健气阳光又温柔的少年啊。

    没等众人回过神,场景一转,方才笑容耀眼的宇智波斑已经是青年的模样,一脸疲惫地躺在地上喘息,身边蹲着一个黑色长发的男人,大家都认出来了那是千手柱间。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不太对劲啊。

    众所周知,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是敌人,是对手,就算现在看来他们关系没有大家公认的那么糟糕,可是宇智波斑这么不设防地在千手柱间面前躺着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而知道更多的人,比如秽土扉间、秽土斑和秽土柱间自然非常熟悉这个场景,那是当年秽土斑失去了弟弟泉奈,得到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以后,和秽土柱间倾尽全力战斗却最终失败的那个时候。

    此时此刻,他们才终于意识到这个空间比想象还要诡异,因为这些场景是真实的,是他们曾经经历过的事情,这个空间居然能够完美还原出这些历史,这不能不让他们心生几分警惕。

    “血色的风把旗撕裂,城头的灯终于熄灭,看不到你头颅高悬,眼神轻蔑。”

    下一个场景是谁都没想到的,居然是巨大而狰狞的九尾和一个披着黑袍、带着面具的神秘人。

    十几年前九尾祸乱木叶的事情,是很多在场的人亲生经历过的惨痛,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个祸首的时候,不少人忍不住痛骂出声,还有部分人将仇恨的目光给予一脸拘谨无措的漩涡鸣人。

    “我……”看到周围人投来他从小到大早已熟悉的怨恨眼神,鸣人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辩解,神色茫然。

    就在他心下惶惶然的时候,他忽然被踹得一个踉跄,回头看到一脸倨傲的宇智波佐助,嫌弃道:“表情真难看啊,吊车尾。”

    “你说谁难看啊,笨蛋佐助。”鸣人不出意料地炸毛了。

    “说的就是你啊,怎么样?”宇智波佐助毫不留情地还击。

    两个人毫无悬念地吵了起来,就像以往任何一次那样。

    卡卡西却适时收起了担忧的眼神,弯了弯嘴角:佐助这个小子啊。

    不同于普通人的愤怒和怨恨,不少人从中看到其中隐藏着的更多更深的东西,比如九尾事件的幕后主使。

    而当场景不断推进,神秘人露出他那只三勾玉写轮眼的时候,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

    写轮眼只有宇智波一族才拥有,这个神秘人拥有写轮眼,也就是说他应该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可是这个神秘人是谁?又到底为什么要主导九尾事件?还有几年前宇智波一族的灭门又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忍了好一会的人们再也忍不下去了,纷纷发声,或是质问,或是议论纷纷,或是歇斯底里,场面有些失控。

    一股强大的威压顷刻间笼罩全场,原本骚动的众人马上清醒了过来,连忙噤声安静如鸡。

    见大家冷静下来了,微笑着的秽土柱间收回了恐怖的气势。


评论(20)

热度(117)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