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七章 巧遇

    荀彧失笑:“你啊,还真是……”这话当真是狂妄极了。

    但是适才荀彧心中隐隐的烦忧却因此一扫而空,他并不觉得郭嘉的话狂妄,因为他了解他,知道他不过是实话实说,也因为他心里亦是这般想的。

    百余年前,因为前任天帝的暴亡,天宫陷入混乱,自那以后天宫就一蹶不振,从此失去了原本统御神州各大宗门、平衡仙魔妖各方势力的能力和地位。

    而原本地位煊赫、颇具名望的三大宗门趁势更上一层楼,相互联合,取代了天宫,成为神州众修士心中的仙门领袖。

    与此同时,许多新兴的正道门派也在慢慢崛起,比如近百年发展极其迅猛的魏宗,又比如之前默默无闻却意外拥有了秘境令符的蜀宗。

 至于魔门,一向奉行强者为尊的法则。

    魔门两大宗门恶煞门和南蛮教在天宫尚且强盛之时,还能够勉强遵循天宫定下的规则;而今天宫已然丧失了慑服他们的实力,他们便再也无需掩饰野望,和仙门彻底撕破了脸。

    而原本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妖族,近百年来在吴宫和西凉盟的带领下也渐渐凝聚起来,成为了一股举足轻重的力量,足以和仙门魔门相抗衡。

    这百年来,神州并不平静。只是因为仙门、魔门和妖族勉强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各宗门之间也有所克制,即便底下暗潮涌动,也没有发生明面上的大规模冲突。

    “乱世到来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从天宫式微宗门四起的那天开始,乱世其实便注定降临了,只是……”荀彧神色凝重,“原本各方势力各居其位,形成了脆弱的鼎力之势,而如今……此次秘境之行,三大宗门都生了变故,天宗少宗主刘琦被废,幽宗宗主之弟被袁宗所杀,袁宗幽宗交恶,原本岌岌可危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了。”

    “如此连番的巧合,若非知道上古秘境的开启绝不可能为人操纵,我都要怀疑这是否是何人设下的局,来挑拨各方、搅乱局势了。”这不过是荀彧一闪而过的念头,只因为秘境出现的这个时机过于凑巧,然而这个猜测委实太匪夷所思。

    荀彧眉目沉静:“奉孝你说的对,乱世已经到来了。我们无法阻止,能做的不过是尽吾等之力早一日结束它。仙路缥缈,修士逆天而行,与天争,与人斗,若这世间已然注定陷入纷乱,那我们为何不去争他一争!”

    与其寄希望于他人,倒不如相信自己。

    郭嘉扑了扑翅膀,飞到荀彧的肩上停下,笑道:“正是此理。”

    小乌鸦挺了挺小胸脯,展开小小的翅膀,连黑黢黢的豆豆眼都凌厉起来:“文若,如今神州风云际遇,正是吾辈大展宏图之机。”

    然后……

    郭嘉没有等到想象中荀彧赞赏的笑容,反而看到了他微妙的好笑神色。

    郭嘉正有些茫然,就听到荀彧轻咳一声,委婉地劝道:“奉孝,下一次解说,还是等你变回来吧!”

    一只小巧玲珑的乌鸦展翅指点江山的样子,实在是半点气势都没有啊。

    郭嘉听懂了,郭嘉悲愤了。

    于是,郭嘉心塞地半天没有理会荀彧,一直到离开承天殿,他都没说过一句话。

    荀彧无奈地看了看缩在他怀里,连用冰灵果也哄不好的小乌鸦。

    “奉孝……奉孝……”叫了好一会,郭嘉依旧闷着,连头都不冒出来。

    荀彧深感头疼,暗暗后悔因为见奉孝小小的指点江山的样子颇为可爱,而没忍住调笑了一句。

    变回幼体,似乎也有些影响了奉孝的心智,之前表现尚且并不明显,如今这闹脾气的表现和荀彧初遇到他那个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

    对此荀彧心存疑虑,却也只能等他慢慢恢复。

    想到小时候的事情,荀彧心里涌动着淡淡的温暖,心念一转,手上出现了一个墨黑色泽的、有了些许破损的陶埙,形状有些古怪,像是梨子被不小心压扁了一小块,上面歪歪斜斜的刻着一行小字。

    荀彧将陶埙放到唇边,一阵沉郁幽深的埙音悄然响起,缥缈中带着隐隐的苍茫,这熟悉的曲调涤荡起他沉在心底的记忆。

    颍川的秋日,温凉中带着暖意,灵气也格外活跃轻盈,这是颍川最美好的时节。

    “奉孝?”在洞府里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想到今天还是节日,荀彧想着他估计又偷偷溜去市集玩了。

    摊开要处理的玉简,荀彧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心情隐隐的烦闷。

    自从家族的重任落到荀彧的身上,他已经许久没有像过去一样好好过过节了,今日难得有些空闲。他看看空空荡荡的洞府,想要一起过节的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正罕见地发着呆,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文若哥哥……”

    神识外放,荀彧就发现刚刚念叨的人御着剑就向着洞府摇摇晃晃地冲了过来。

    看到空中摇来晃去的身影,荀彧赶忙放下玉简,上前稳稳地接住他:“小心!”

    郭嘉扑到他怀里,献宝一般从怀里拿出一个黑漆漆的陶埙,塞到荀彧的手上,笑道:“文若哥哥都没空出去过节,嘉想着你一个人呆着一定很闷。正巧前几日在市集上看到一家做陶埙的铺子,嘉就帮文若哥哥做了一个,你看看喜欢吗?”

    荀彧低头瞧了瞧这个其貌不扬的陶埙。

    一个泥塑的小东西,造型有些可笑,因为用力不均一边有些凹陷,摸上去边边角角依旧有些粗糙,一眼就可以看出制作者是个毛躁的新手。翻转过来看看,埙上没有精致的花纹,就只有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

    赠文若哥哥,嘉。

    摩挲着这行小字。荀彧心底一片柔软。

    看荀彧久久没说话,郭嘉有些不安,犹豫问道:“是做的不好吗?嘉第一次做,要是文若哥哥不满意,我再做几个?”

    荀彧回过神,看着怀里十一二岁的少年扯着衣袖,仰着头忐忑地看向自己,他伸手理理他的散乱头发,夸道:“奉孝做得很好。”是做得太好了。

    听了荀彧的肯定,郭嘉立马就精神了,洋洋得意地说道:“我就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我还特地和那个铺子的卖家学了一首曲子呢!来来来,等我吹给你听听!”

    郭嘉试着吹起了埙,只是他从来就没有乐理的天赋,吹得磕磕绊绊,几乎曲不成调,简直就是噪音。

    看荀彧一旁认真地听着,郭嘉吹着吹着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停了下来,挠挠头偷偷瞥了瞥他。

    见他停下来,荀彧便拿过来试着还原刚刚听到的曲调。

    片刻以后,悠扬动听的埙音就飘荡在洞府内。

    店铺卖家推荐的曲子确实很是不错,空灵而苍茫,隐约带着几分沉郁,不仅契合秋意,也隐隐契合荀彧的心境。

    一曲罢,郭嘉在一旁一点也不脸红,反而一脸与有荣焉:“文若哥哥太棒了!就是这个曲调,一模一样。嘉当时听了就觉得你会喜欢这个曲子,可是那个卖家整整教了我十天,我还是没能学会。”

    想起这近来十多天他诡秘的行踪,荀彧心中感动,他半蹲下身体,轻轻拉住郭嘉的手,认认真真地许诺:“奉孝学不会没关系,今后你想要听的时候,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恰是时,懒洋洋的几缕阳光洒到少年的脸上,即便时隔许多年,那双闪烁着纯粹喜悦的清亮眼眸仍然在荀彧记忆中熠熠生辉。

    刚从回忆中抽身,荀彧就听到郭嘉开口了,语气有些迟疑:“你还记得?”

    “所有的事,我都记得。”这几十年来,从未忘却。

    “无论是你送我的埙,还是你教我的曲子。”荀彧说得坚定,眼神温柔,就像在诉说这世间最美好的期许,“我希望我能铭记所有与你有关的事物。”

    “你这是耍赖……”沉默了半响,郭嘉才哼哼唧唧地挤出一句话。

    荀彧微微一笑:“奉孝知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然后荀彧就看到郭嘉终于从胸口钻了出来。

    总算把人哄好了,荀彧正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

    “刚刚听到这里有埙声,请问是哪位道友在此落脚?”一道温厚的男声传来,语气亲切和善。

    应该是顺着埙声而来的修士。

    进入秘境以来,除了撞上两场惨剧,一人一鸦连一个正经的修士都没有遇到,这或许会是第一个。

    荀彧想了想,还是御剑向着声音处飞去,而没看到人之前,谨慎起见郭嘉又钻回了衣服堆里。

    入目是四位形容不一的修士,全都是荀彧有过一面之缘的。

    其中三位便是那有些古怪的蜀宗三人,而剩下的那位竟然是天宗的人,正是原本随侍在刘琦身侧的法正。

    一人一鸦心中俱是升起疑窦:这四人是怎么凑到一块去的?

    四人看到荀彧也是一愣,想来之前在进入秘境之前也曾经远远瞧见过,算是认识的。

    “这位袁宗的道友,在下蜀宗刘备,这是我的二弟关羽、三弟张飞,这位则是同行的天宗道友法正。方才我们因为听到埙声而至,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刘备最先回过神,谦和地解释道。

    荀彧淡淡答道:“袁宗荀彧。”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