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六章 承天殿




    群峰拱立,山峦之巅,一座宏伟的宫殿矗立于此,远远观之,气势磅礴。




    这就是承天殿。




    多日来一路跋涉,终于到达目的地,原本趴在荀彧怀里昏昏欲睡的小乌鸦精神一震,一个激灵从法袍里冒出脑袋。




    距离郭嘉变回幼体已经过去许多天了,或许是因为这次妖力消耗太大,他一直没有变回人形的迹象。




    荀彧虽然懂得一些简单的疗伤之法,但是毕竟不是医修,所谓术业有专攻,他也的确不清楚这是什么缘故。




    休养了几天以后,郭嘉能够简单地活动活动了。然而一只修为撑死才筑基的幼年乌鸦,翅膀展开就一手掌那么丁点大,爪子比筷子还细,既飞不高也飞不远,连侦查都做不了。




    何况,郭嘉怨念地瞧瞧自己的小爪子,转过脑袋看看笑得温和却勒令自己绝对不允许离开他的视线的荀彧,难免有些怏怏不乐。




    看他没精神,荀彧有些心软,但是想到他的身体状况,又觉得不能放纵他,正为难的时候灵光一闪,从储物袋中取出一袋灵果,都是拇指大小的晶莹浆果,和珍珠类似,送到小乌鸦面前。




    果不其然,刚刚还焉焉的小乌鸦,一看见这灵果,立即浑身一震,羽毛都竖了起来。




    “果然,奉孝最喜欢吃的还是冰灵果啊!”荀彧有些怀念,“我还记得当年就因为长文把一枚冰灵果藏起来,你就偷偷把长文的玉简给换了,害得他被夫子狠狠训斥了一通。”




    小乌鸦正叼着一枚晶莹剔透的冰灵果,听到他的感慨,抖抖羽毛,扬起脑袋颇神气,很是理直气壮:“谁叫他先偷藏我的果子的。”




    “你和长文是八字不合吗?”荀彧有些哭笑不得。




    颍川那么多人,只有陈群和郭嘉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针锋相对,一直到后来熟悉了也没有多少缓和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虽然知道他们都有分寸,但是看着还是让人不解。




    想到这些年颍川众人对郭嘉的惦念,荀彧叹了口气:“这些年,大家都挺记挂你。且不说友若、元常、公达,就连长文也别扭地向我问了许多次。”




    这么说着,荀彧轻轻摩挲了一下随身佩戴的温石,心中怅然,吾亦是如此。  




    正欢快地在冰灵果堆里蹦跶的郭嘉,闻言一愣,沉默着把嘴里的灵果咽了下去,有些低落:“我知晓。”




    “嘉并非故意不告而别的,只是当时有件事情必须要去做,本以为一年半载就能回来。”他并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就干脆不和他们提及,自己偷偷溜走,想着过段时间回来再赔罪就是了。




    后来才发现那件事情比想象要棘手的多,等到他理出头绪,和颍川的联系已经断了,之后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都再未能回到那里。




    “嘉这些年都在神州各处游历,去过偏居海外的东灵境,去过势力混乱的南浮境,去过魔道横行的西玄境,也回过北澜境。嘉试着回过妖族,不过也是举目无亲;也曾跟随过一个无名的炼器大师学习炼器,算是习得一样本领。”这是郭嘉第一次主动提及离开的这段岁月,他语气平淡,简直像是讲述另一个人的故事。




    尽管他是如此轻描淡写、避重就轻,荀彧依旧能够猜到这数十年来他所经历的绝不轻松。




    比如他那隐患重重的根基。




    比如他那破败孱弱的身体。




    荀彧心中泛起一阵疼痛,难以想象他这个总是散漫、曾经连修行都并不上心的少年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一个人的成熟需要太多代价,而奉孝是否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付出了什么难以承受的代价。




    于是,本来以为坦白以后待遇会提升的郭嘉,讶然发现自己被荀彧看得更紧了,不仅成天被他护在怀里,而且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冰灵果,这么多天下来,他觉得自己都胖了好几圈。




    想要抗议,但一对上荀彧平和却十分坚定的眼神,郭嘉就萎了。




    如今看到承天殿终于到了,郭嘉简直要喜极而泣。




    知道他闷坏了,刚一进入承天殿外殿,荀彧就放他出来放风。




    小乌鸦扑腾着翅膀在殿内飞来飞去,准备把前几天的份都使劲折腾回来。




    承天殿内别有洞天,数人环抱不住的巨型柱子安置于两旁,一排排石盒陈列于两侧。




    郭嘉凑近看了看,语气欢快:“文若文若,看来这些就是进入承天殿可以得到的私藏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试试用爪子碰了碰石盒,却愕然发现预想中应该存在的禁制并未出现。




    “有古怪啊!”郭嘉飞回荀彧的肩上,把刚刚的试探告诉他。




    对于郭嘉大咧咧以身试验禁制的行为,荀彧有点头疼,知道说了他也还是不长记性,便先将注意力转移到他发现的事情上。




    每一个石盒,荀彧都用真元试了试,发现几乎每一个石盒的禁制都被破开了,而且石盒内的灵草或是天材地宝也大半被人取走了。




    荀彧将剩下需要的东西收了起来:“有人来过了,看来我们晚了一步。”




    “到内殿看看吧!”郭嘉建议道,“外殿好东西被拿的七七八八了。”




    荀彧点点头,随手开启了内殿外殿门阀的机关,迈进内殿。




    内殿的景致和外殿相差无几,只是空间更加宽阔,目之所及,石盒和柱子多了数倍。




    然而和外殿一样,所有的禁制都已经被破除,东西也没剩下多少。




    辛辛苦苦跑到这里,却被人捷足先登,两个人心情都有些郁闷。




    郭嘉又不死心地在内殿里转悠了好几圈,确实没有什么发现,有些不快地用爪子蹬墙上的雕花。




    荀彧对于这些外物的得失并不算十分在意,很快收拾好心情:“奉孝,这既然不是我们的机缘,我们去下一处看看就是了。”




    听了荀彧的话,郭嘉冷静下来,最后蹬了一下雕花就准备飞回荀彧身边,结果此时异变突生。




    墙壁上的雕花骤然发亮,光芒一时大盛,再听到一声“嘎吱”的异响,顷刻间一人一乌鸦就被卷入墙中,而雕花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被卷入的那一刻,一人一鸦尤算平静。虽然内殿之中还有内室,这点让人颇为意外,但是没准会是因祸得福,许多内室中通常隐藏着比内外殿所陈列更加珍稀的东西。




    然而当两人彻底进入内室以后,俱是悚然。




    “最近是犯太岁吗?总是撞见这样的场景。”郭嘉瞅了瞅映入眼帘的一片血色,喃喃道。




    内室并不大,装扮也和外面相仿。




    整个内室如同一个血色地狱。




    眼睛看到的,都是血的颜色;鼻子嗅到的,只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耳朵听到的,是尚未凝结的血液流淌的滴答声。




    倒在地上的修士大多数穿着紫色法袍,其上绣着双枪图纹,而另外的一小部分则穿着和荀彧身上一般无二的玄色法袍。




    竟然都是幽宗和袁宗的人。




    不必再细看,荀彧都可以大致拼凑出事情的经过,无非是两个宗门的人狭路相逢,因为承天殿的物什而争执不下,一时冲动就兵戈相向,这样的事情在修真者之间太寻常了。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为了证得大道,修真者寻机缘、收法器,同门尚且厮杀,何况不同宗门。




    对于这样的争斗,荀彧从不会主动去做,但是当真遇到了,他也绝不会留手。有因方有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人总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无论如何,这些都是正道修士的尸身,部分还是荀彧的同门,若是就此不管,恐怕不是腐臭变质,就是被魔道发现当作做魔器的材料。出于怜悯和道义,荀彧打算将他们就地焚烧,也算尘归尘土归土了。




    一具具尸体在真火中焚成灰烬,内室的血腥味也散去了些许。




    荀彧走到一具年轻的男尸跟前,这具男尸面部朝下,紫色法袍有些暗淡了,背部有一道巨大的伤痕,穿胸而过,分外狰狞。




    出于最后的敬意,荀彧将他翻过身来,抬指准备释放真火,但是这个年轻修士的面容刚一露出来,荀彧就震惊了。




    虽然沾染了血污,但是这张脸确实是公孙越的,那个幽宗宗主的亲弟弟。




    “这下子,袁宗和幽宗定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荀彧苦笑。




    幽宗宗主公孙瓒据说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弟弟,而公孙越死于袁宗之手的消息迟早会被人所知,那么袁宗幽宗必然会有一场大战。




    荀彧定定地看了看公孙越的尸体,扬指一挥,尸体就被卷入真火之中,瞬时化作了灰烬。




    “奉孝,乱世早已到来,神州的平静只怕保持不了多久了。”荀彧摸了摸乌鸦的小脑袋,轻轻叹息。




    神州风云已起,而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郭嘉歪了歪头,语调坚定:“乱世非吾等所愿,然而既然风云已起,那么我们便迎着这阵风,架上这片云,来亲手终结这个乱世吧!”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