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五章焚天针

  “咦,不是说要对付的只有一个元婴大能吗?这个金丹妖族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管了!反正区区一个金丹……”魔修们个个摩拳擦掌,“那个元婴如今在突破,可分不开身。先弄死这个小妖,再一起宰了那个正道。”

  昨天魔修们狼狈逃离不久,恰好遇到了南蛮教的另外一部分人,他们就将这个消息告诉同伴。他们不甘心就这么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驱赶离去,便打算在数十里外稍稍等待几日。

  灵气异常动静甚大,有经验的魔修猜测是有人突破,一看竟然是逃离的方向传来的,众人皆是大喜过望。

  趁他病要他命,不过须臾,魔修们就赶到那处洞府,磨刀霍霍打算一报旧仇了。

  虽然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数,但是魔修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蓝衣修士片刻,俱是心生轻蔑之意。

  金丹的修为,微薄的妖力,单薄的身板,苍白的脸色,低劣的本体,整一个病秧子啊!全身上下也就一张脸还可以看看了。

  魔修们看郭嘉挡在洞府前,大笑起来:“就这只小妖,看着风一吹都能吹倒,只怕我们刀还没有砍下去,他就自个把自个吓死了……”

  “哦?这么厉害,那你们就来试试吧!”听到魔修们恶意的嘲讽,郭嘉气定神闲,甚至回以挑衅一笑。

  挑衅的效果很是显著。

  魔修们先是愕然,没想到他们眼中待宰的绵羊居然敢向他们蹬腿,反应过来以后个个怒不可遏。

  “竖子安敢如此狂妄?”

  许多脾气暴躁的魔修按耐不住,纷纷祭出魔器,个别性子急的抽出魔剑,直接冲了上去,发誓一定要把他砍成七段八段以泄愤。

  一个金丹修士对阵数十名同等级的金丹修士。

  魔修们或是召唤魔器,或是手持刀剑,或是御剑于空中,或是站在地下,上下左右构成天罗地网,而他们眼前的妖修,似乎就是这网中无力挣扎的猎物,只稍待片刻他们就能够享受一场狂欢。

  挣扎吧!哀嚎吧!然后魂飞魄散之前,为你的狂妄后悔吧!

  魔修们露出嗜血的笑容,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因为即将到来的杀戮而沸腾了。

  包围圈中心的“猎物”看着四方扑来的“猎杀者”,并没有预想的慌乱恐惧,他微微扬起唇角,不易察觉地一抬手。

  在刹那间,一道道细小而耀眼的光芒在魔修们眼前闪过,恍若流光一般绚烂,一闪而逝让人几乎以为是幻觉,而这也成了许多人最后看到的景象。

  想象之中的虐杀没有发生。

  等所有人清醒过来,尚且活着的魔修们惊愕的发现,理应倒在地上、向他们哀求乞怜的妖修还好好站在原地,而刚刚耀武扬威、威风凛凛的同伴们却纷纷倒在地上。

  其中,有些还能哀叫着挣扎,声音听上去忍耐着巨大的痛苦,令人毛骨悚然;有些已经再无声息,生死不知。

  瞬息之间,峰回路转。曾经的猎物成了猎人,而得意洋洋的猎人却成了被肆意屠戮的猎物。

  魔修们不是傻子,总算反应过来。

  他们以为可以任意揉捏的软柿子,居然是一块伪装起来的铁板。

  有些魔修们见势不妙,就想要故技重施,转身就要逃跑。

  又是一道流光闪过,他们普一动作,下一秒就身体一软,栽下了飞剑。

  “我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吗?”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很平淡,却令其他人不敢再动弹半分。

  放眼望去,如今好好站着、还能动弹的魔修已经屈指可数了。

  剩下的魔修们战战兢兢地收束手脚,却利用余光向那妖修偷偷瞥去。

  一尊精致小巧的玄色长筒形法器,悬立于蓝衣妖修的身前,其上布满了黑黢黢的细孔,隐隐透出微弱的冷光,气息森然而凌厉。

  竟然是地阶法器。魔修们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魔修们眼中染上惊恐,眼前这个金丹妖修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他们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

  下一刻,熟悉的声音响起,清朗悦耳,对他们来说却是催命的符咒:“我也没说你们可以活下去……”

  总算彻底清理干净了。郭嘉冷冷地看了眼一地横尸。

  解决完威胁,挂念着还在突破中的荀彧,郭嘉心里忧急交加,转身准备返回洞府,刚刚一动作却眼前一黑,无力地软下了身体。

  焚天针作为地阶法器需要消耗大量的妖力,而他的妖力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了。郭嘉喘了口气,咬牙忍住浑身泛起的刺痛感,艰难地动用妖力收起了焚天针。

  收起了焚天针不过瞬息之后,一股骇人的元婴威压便突然从眼前升起,如同雷霆一般冲着半跪着、毫无防备的郭嘉横扫而去。

  蓝衣妖修自从收起了那地阶法器以后,周身的气息就比原本更加弱了三分,显得分外柔弱无害。

  但偷袭者不会忘记之前那些敢于轻视他的魔修们如今的下场,那就是毫无预兆的死亡和毁灭。

  偷袭者决定要直击眼前人的要害,出手果决而狠辣,立誓一击必杀。

  然而偷袭者的剑锋尚未刺入妖修的丹田,一记破空之声响起,纵然他慌忙侧身躲避,他的右胸依旧生生被戳出了一个洞,他的身体也连带着向后飞了出去。

  一只袖箭。

  偷袭者错愕地瞪大了眼睛,看到方才还无力软在地上的蓝衣修士,潇洒地站起了身,冲着他轻松一笑。

  这是陷阱?怎么可能?

  郭嘉注意到他的难以置信,笑问道:“李峰主似乎很惊讶?是惊讶我什么时候看破你的计划吗?”

  李儒有些狼狈地爬起身来,目光阴毒,沙哑着声音问道:“原来你认识我?”

  “有过一面之缘。”郭嘉对于他戳在身上的目光一概免疫,“峰主想必是记不得我这样的小人物了,不过我挺好奇身为恶煞门门主董卓的亲信的李峰主,怎么会混在南蛮教里?”

  李儒脸色一变,心中再度生出杀意。

  郭嘉感受到一瞬间的杀气,面上一派轻松:“我劝李峰主最好别动,至少别动魔元。我这个人挺惜命的,所以防身的东西总会动些手脚以防万一。”

  李儒旋即一惊。

  袖箭有毒。

  李儒赶忙察看内府,就发现一团乌黑的诡异能量渗入经脉,甚至沿着经脉渗入自己的丹田,而稍稍运转魔元,就感到一股麻意,顿时大为骇然,郭嘉的话他已经信了七七八八。

  “这毒并不寻常,乃是友人所赠,我也没有解药。据说无比霸道,我奉劝李峰主还是快些解毒为好,否则悔之晚矣!”郭嘉的“好心”,只换来李儒怨毒的一眼。

  短暂考虑以后,终究是自家性命更加重要,而且南蛮教已经死了大半,计划无法继续。

  而且眼前的妖修手段百出,怎么看都是尚有余力。

  李儒纵然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取出令符,含恨离开了秘境。

  等到李儒彻底消失在秘境中,郭嘉挺直的脊背骤然垮了下来,额头上渗出一层层冷汗。

  郭嘉昨日就认出了李儒。今天魔修来犯,他动用焚天针以后,李儒是第一批倒下的魔修,他便知道他恐怕会有后招,所以借着妖力不支将计就计,等待他有所动作。

  只是李儒毕竟是元婴大能,虽然郭嘉取巧用袖箭伤了他,他自己也透支了妖力,李儒如果不顾自己的伤势,执意要对他下手,他也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他赌赢了!

  郭嘉无声地笑了笑:李儒其人,聪明狡诈、谨慎多疑,你越是从容,他就越是怀疑,越是不敢下手。况且李儒惜命,他绝不敢赌。

  只是代价也不小。

  郭嘉感到丹田如同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本来就有所破损的经脉伤上加伤,嘴里隐约尝到一些血腥味,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忍痛挣扎了几下,他想要进去看看文若怎么样了,可是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了。

  洞府内。

  虽然本该专心突破,荀彧却委实放心不下,分了一半的心神观察外边的战局,直到李儒离去,他才将手中凝结的真元缓缓散去。

  但是注意到郭嘉的异状,荀彧不免心惊肉跳,唯一能做的就是沉下心全力冲击瓶颈。

  片刻以后,灵气渐渐恢复平静。

  荀彧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来,带出一阵风,看到躺在地上气息微弱的郭嘉,脸刷的白了,急忙蹲下身将他小心扶起来,靠到自己的身上,为他疗伤。

  察觉到近在咫尺的熟悉气息,郭嘉努力睁开眼睛,眼前荀彧的面容显得有些模糊,但是源源不断输入他体内的真元却十分真切,他沉默了片刻,挣扎着抓住荀彧的手,执着地问道:“文若,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关于焚天针。关于李儒。

  看到郭嘉醒来,荀彧刚刚放下了吊着的心,就听到他的发问,更听出他语气中隐藏的执拗。

  “奉孝,我应该问什么吗?”荀彧微笑着反问,目光平和温柔。

  只要是你说,我什么都愿意相信。

  如果你不说,我可以什么也不问。

  郭嘉懂了,听懂了荀彧的体贴与宽容。

  这世上怎么会有文若这么好的人呢?郭嘉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疼痛都似乎减轻了许多,他意识有些模糊了,只是隐隐约约想着自己得多么走运才能遇上他。

  感动之余,刚想拉着荀彧的手撒撒娇,孰料一阵头晕目眩,“噗”的一声,郭嘉就发现自己缩水了,因为妖力不足他被强行变回了乌鸦,幼年版乌鸦。

  变回小乌鸦,郭嘉依旧浑身乏力,用爪子走了几步,就吧唧一下瘫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怀中人变成一只巴掌大的小乌鸦,荀彧看着郭嘉小小的一只,面露怀念之色,上前把他捧起来,放到手心里,笑道:“许久不见奉孝这般小巧,倒是挺怀念!奉孝你的身体还没好,变回人形之前还是由我来照顾你吧!”

  掌心的小乌鸦蹬蹬爪子,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劳烦文若了,我可以自己来……”

  “如果可以,奉孝试试吧!”荀彧微笑。

  然后……在徒劳地尝试失败许多次以后,郭嘉认命了,索性躺平在荀彧掌心里,再不动弹了。

  荀彧伸手揉了揉小乌鸦软绵绵的小肚子,甚感愉悦。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