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三章 沧澜秘境

       正在此时,虚空中忽的产生了一阵异响,像是钟鸣,由远及近,深入所有修士们的识海,震的众人识海动荡,不少人心生惊惧。而随后,沧澜峰顶刹那间光芒大盛,众修士纷纷感到一股天地威压之力扑面而来,明白了这便是秘境开启、阵法发动的先兆。

  上古秘境传言诡异莫测。据资料记载,最近一次开启是数百年前,那一次秘境之行,数百名修士入内,存活归来的不足十分之一,其凶恶可见一斑。

  荀彧不敢掉以轻心,他当机立断,一边将秘境令符握在手中,一边握紧郭嘉的手,传音道:“奉孝!传送阵会将修士传到秘境的不同地方,所以等会握住我的手,无论如何不要松开。”

  郭嘉冲着荀彧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短短几息时间,苍茫的钟鸣声渐渐低了下来,笼罩着众人的光芒却越来越亮,修士们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下一刻,空间倏地一阵扭曲,沧澜峰顶已然空无一人。


  有赖于强大的神魂,片刻晕眩以后,荀彧的灵台便恢复了清明。

  荀彧清醒以后,蓦然发现自己手里抓着的人又不见了,急忙环顾四周,等看到不远处半坐着、揉着自个脑袋的蓝衣青年,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郭嘉大约也清醒了,看到荀彧走过来,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冲着他挥挥手,笑道:“文若文若,嘉有点晕!你也一起过来坐下休息一下吧!”

  刚刚荀彧的神识已经侦察过一遍周围,这附近数千里都是茂密的山林,能够感应到的神识波动只有他们两人。

  暂时没有了危险,荀彧也稍稍放松了精神,走到他身边,从储物袋取出一个蒲团,就地铺好,方才端正地坐了下去。

  “噗……”郭嘉看着荀彧一系列动作,实在憋不住笑出声来,“文若还是这么讲究!”因为出身世家,从小到大,无论何时何地,荀彧的礼节都是一丝不苟、完美无缺的。就像如今他们明明身在荒郊野外,他这么端正一坐,就似乎把这里坐出天宫宫殿的味道了。

  荀彧看着坐没坐相、歪七倒八的郭嘉,他的衣服本就穿的松松垮垮,如今因为姿势问题大半都滑了下去,露出白皙如玉的胸膛,简直有碍观瞻。

    荀彧深吸一口气,身体略略前倾,伸手帮他把衣服拢了拢,顺便耐心地为他整好衣领、系好腰带。

  轻车熟路的做完这些事情,荀彧才无奈地摇摇头:“明明是奉孝你太不讲究了!”从小到大,他为了纠正郭嘉的礼仪问题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然后结果就是没有任何结果。荀彧又一向对他纵容的很,也舍不得罚他,时间久了,也就随他去了。

  “真好啊!文若一点都没变!”荀彧忽的听到郭嘉一声喟叹,一转过头就看到神色隐隐有些复杂的他,荀彧尚未理清思绪,下一秒郭嘉便露出大大的笑容,向后一倒仰躺在草地上,还愉悦地打了两个滚,哈哈笑起来,“本来这次来秘境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能见到文若啊,能再看到文若嘉真的很开心啊!”

  荀彧注视着现在笑的开怀的郭嘉,心中却有些沉重,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他方才转瞬即逝的复杂神情。他是如此迫切想要知道在那段他没有参与的时光里,眼前人究竟经历了什么,可是现在既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也不是合适的地点,而且……他终究希望能够听他主动说出口。

  荀彧垂下眼眸,敛去眼中的急切和深沉,待他抬眸望向郭嘉,眼中又是一贯的温和如水。

  终究是来日方长。

  缓了好一会,郭嘉感到识海总算清明了些许,便慢慢爬起来蹭到荀彧身边,从储物袋里面取出了一张灰扑扑的布,递给他:“文若,这是妖族统一分配的秘境地图。”

  接过地图,荀彧也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另外一块类似的布,他将两块布平铺在地上,仔细观察了一会,找到相似之处将它们缓缓拼合在了一起。

  “看来果然是仙门魔门妖族各自一块地图啊!”郭嘉凑过去看了看拼合的成果,笑了笑。

  荀彧肯定了他的说法:“恩!历代上古秘境都有一段可以试探的时间,这个期间无论是仙门魔门还是妖族,都可以付出一定代价,派遣人员进入秘境刺探秘境的环境和布置,但是在正式开始之前不被允许带出任何秘境之物。而三股势力刺探的方向截然不同,所以做出的地图也完全不同,现在你我两块地图差不多已经显示了秘境三分之二的情况了。”

    荀彧没有详述的是,这个“一定代价”其实并不轻松。仅仅就他所知,袁宗为了刺探秘境得到地图,短短时间就牺牲了数十名内门精英弟子,而这些弟子假以时日培养,本来大半有希望突破筑基成就金丹真人的,结果却如同蝼蚁一般死去,悄无声息。

 “这倒是方便了我们!”郭嘉懒懒一伸腰。

    荀彧叹道:“因为很难想象仙门魔门或者妖族会合作吧!”

    天宫失去权威以后,各大宗门各自为政。如今的神州,仙魔妖势同水火,仙门多半厌恶魔门的残忍,也看不起妖族异种;魔门多半厌恶仙门的伪善,也垂涎妖族的妖丹血肉;妖族多半厌恶仙门的清高,也恶心警惕魔门的虎视眈眈。故而三大势力暂时合作或许有,推心置腹却是凤毛麟角。

  两人研究了一会地图,发现他们降落之地正好在这张拼合的地图之上。两人暂时将目的地定为了地图正中间的一个名叫承天殿的宫殿,之后凭借这份地图一路向西。

       这数日之间,两个人一面赶路,一面收获颇丰。

       沧澜秘境确实不同一般。

  在神州上颇为珍贵的灵草,譬如炼制筑基丹的原料玉髓芝、紫猴花、天灵果等,在这里如同野草一般遍地都是,而且品质和年份都远远好于荀彧在袁宗灵园中所瞧见的。

  至于在神州上几乎绝迹的灵草,譬如用于可以炼制长生丹的寿元果,在这里也并不算是多么珍稀少见,就这几天荀彧就摘采到十株千年份的。袁宗数万年底蕴,灵园中也就数十株罢了。

    除此以外,炼器的材料也如同灵草一样,在质量和数量上远胜于神州。

    不光如此,之前他们初入秘境,所以有些仓促没能发觉。如今几日下来,荀彧明显感觉到秘境中灵气要比神州粘稠许多,他停滞了一段时间的元婴中后期瓶颈隐约有所松动,估计突破就在近些日子了。

    “也难怪修士们明知道进入秘境是九死一生,但还是打破了头也要得到名额了。”荀彧感受着一呼一吸间,真元涌入经脉丹田的速度较之外界足足快上数倍。

      旁边,郭嘉蹲在地上,右手抓着匕首对着山岩用力一戳,总算将一块铁精从石头里面凿了出来,他回头冲着荀彧摇了摇手中的战利品:“可不是嘛!秘境又有利于修炼,又有好东西拿!危险算什么?修真者逆天而行,如果一味害怕危险,那么修道这条路也走不长久。”

      荀彧看着他活蹦乱跳、颇为精神,近些天连那苍白的脸色也见了些血色,很是欣慰,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到一声尖锐的求救声!

    “救命啊!”声音尚且稚嫩,原应该有着少年的清朗,但如今却显得格外刺耳,颤抖的声音中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恐惧。

    荀彧和郭嘉对视一眼,都意识到恐怕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对于某人的病弱小身板,荀彧实在不算放心,所以没等郭嘉有什么动作,荀彧轻轻一拉,就把郭嘉带上灵剑,将他顺手搂在身前,御剑冲着声音方向快速飞去。

    不过瞬息之间,他们已经到了事发之地。

    出于谨慎,御剑之始,荀彧已经将两枚隐匿符捏碎,两人都收敛了气息,小心地看向底下。

    这一看,两人都不由得面露震惊之色。

    下边是一道狭长的深谷,数面环山只留有一小块空地。那空地上青色道袍的修士横七竖八地倒成一片,道袍上那原本象征着无上荣耀的银白浮云图纹被鲜血浸染成黯淡的深红,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山间呼啸着的风声,山体投下的阴影,构成了一副尸横遍地的惨象。

    尸体群中半跪着一个少年,手中拿着灵剑,颤抖着指向周围。他同样穿着青色道袍,衣上图纹却更为精致华美,只是如今青衣上点点斑驳,配上他那惊惧惶恐的神色,实在落魄之极,他那曾经显露于外的骄矜傲气此时已半点也瞧不出了。

    围在少年周围的修士们,一个个手持刀刃,刀刃上尚且流淌着温热的鲜血,他们面目狰狞赤红着双眼,浑身魔气冲天,眼前的少年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只待宰的肥羊。

    这些都是杀红眼了的魔修。

  “竟然是刘琦……”荀彧将天宗和刘琦的情报一一告知郭嘉,“围杀天宗的应该是南蛮教,两派要结下血仇了。”

    “仙魔之争吗?”郭嘉喃喃自语,目光在南蛮教的众修士中游离不定,沉默了一瞬,侧头问道,“文若不打算救人吗?”

    荀彧尚未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又一声熟悉的惨叫声。

    一名魔修猝然发难,右手突然化作利爪,猛地插入了刘琦的丹田,用力搅碎了他的血肉,狠狠一扯就挖出了他的金丹,随手放到嘴里便吞了下去。

    这一切就发生在几呼吸时间里,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连刘琦的惨叫也是金丹被挖出以后才传出的。

    天宗少宗主——刘琦,废了。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