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二章 叙旧情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荀彧平静下来以后,定定看着这个爽约了许多年的小混蛋,一字一顿地说道。








      郭嘉似乎没有察觉荀彧隐藏的怒气一般,眨眨眼,然后伸出手指一个一个数了数,认真道:“是六十一年又七个月。”








      荀彧一时间不知道是好笑还是感动,心中隐隐的怒火也被他的话语浇灭了,叹了口气:“你啊!”他总是拿他没什么办法,连生气也无法长久。明明是他不告而别,一走就是许多年,还杳无音讯,一见面反倒是自己不知所措。








     听到荀彧叹气,郭嘉笑嘻嘻地凑上来,拉住他的衣袖,笑道:“文若哥哥别生气,嘉知错了!”这架势轻车熟路,耍赖的招数这些年倒是一点都没有忘记。








     小时候,小郭嘉一旦闯祸了,就会摆出一张乖乖脸,小心翼翼凑到荀彧跟前,拉住他的袖子认错。这招从小到大用了无数次,却还是屡试不爽,谁叫荀彧偏偏就是对这套没辙,他忍了忍还是舒展了眉头,抿唇笑了。








  看到荀彧终于笑了,郭嘉暗暗松了口气,知道算是暂时过关了。








  虽然暂时揭过此事,荀彧也并非完全不计较,他总要知道失踪这么多年,郭嘉到底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连个传信都没有?不过这些事情要问,却不急于一时。








  不再关注失约的事情,却另有事情让荀彧不得不在意。








  刚刚那小段时间,以荀彧的观察力,也足够他大致掌握郭嘉如今的情况了。








    一个不足百岁的修士就拥有金丹后期的修为,称得上是颇有天赋,在如今的修真界这样的修为不至于吃大亏,这让一直担心他多年在外会受苦的荀彧多少添了几分安心。








    但是越是观察,荀彧就越是皱紧眉头。








    郭嘉的妖力浅薄到异常的地步,才将将到达金丹中期的样子,明显后继不足,这是使用了借用外力、或是急于求成的修炼方法才会出现的后遗症。








  除了修为,还有另一个问题荀彧更加在意。








  荀彧轻轻抽回被抓住的衣袖,伸手一把抓住郭嘉的右手,郭嘉脸色一变,却终究没有其他动作,乖乖任由他拉着。








      一入手,荀彧便感到一阵冰凉,这下子他的眉头简直要拧成麻花了。








  修士们过了筑基期,便不再是肉体凡胎,不仅是辟谷以后无需食用凡间食物,更体现在无论何时都有真元或是妖力护体,常年不惧寒冷。所以一般来说,修士的身体是绝无可能如此冰凉的,除了中了寒毒,便只有修炼出了岔子或是神魂受损才会如此。








  “关于你的身体,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荀彧语调平和,神色却十分严肃,他牢牢抓着郭嘉的手,深深望入他的眼中,沉声问道。








  看着荀彧冷下脸,郭嘉暗道不好,知道糊弄不过去,只得苦着脸,老老实实交代道:“嘉修炼的时候有些出了岔子,稍稍有些问题。”








  荀彧听着他的说辞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不咸不淡的说辞一看就知道他没把这问题放在心上。








      小时候,因为先天不足郭嘉身体就一直不太好,再加上血脉普通,修炼颇为艰难。所以每天他都要督促着喂他吃药,慢慢调养他的身体。后来他一别几十年,不知道去哪里野了,估计不会对自己的身体多么上心,如今搞得一身毛病还不以为意。








  荀彧可以纵容他任何事,却决不能容忍他如此胡乱糟蹋自己的身体。








  荀彧深吸一口气,揉揉眉心,轻叹道:“奉孝,从今天起,跟在我身边吧!你在外面这么多年,总该回家了!”








  听着他郑重而轻柔的低语,郭嘉怔了怔,抬头望入他温柔的眼眸,嗅到近在咫尺那股熟悉的清香,不自觉地缓缓笑了起来,不是一贯的促狭,而是干净纯粹如同赤子,就像是浪子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就像是浮萍寻到了自己的根。








  “好!”郭嘉恍惚间听到自己这么答应道。








       然后……郭嘉就看到荀彧淡淡笑了。








  等到荀彧拉着他往道修那里走的时候,郭嘉还是有几分没反应过来。








  咦咦咦,又中招了。郭嘉略有些懊恼。哎谁叫文若那么好看呢,他心中暗暗为自己的鬼使神差找借口,只是他望向走在身前的玄衣青年的俊美侧颜,却情不自禁地弯了眉眼,归根结底谁叫这个人是文若呢!








  荀彧牵着郭嘉的手,心中是这些年来少有的平静,他感觉就像回到了许多年前,十几岁少年模样的自己牵着小小的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奉孝,在夕阳余晖下,一步一步走过田野,穿过山林,淌过小溪,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好像永远不会分离。








  快要到达袁宗地界的时候,荀彧轻声嘱咐道:“袁宗的人大多颇为心高气傲,但是淳于琼和周昂看似凶煞却不持强凌弱,倒是逢纪此人器量狭小,素来鄙薄魔门和妖族,到时候你只要注意一下他。”








  郭嘉懒懒一耸肩,表示知道了。








  荀彧虽是出言提醒,不过也只是一提,既然他带郭嘉一起到袁宗处,他自然是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逢纪刚刚被荀彧说走就走给气得不轻,心中嘀咕着:不过是个百岁的年轻修士,宗主偏偏颇为看重,这已经让人如鲠在喉。如今竟然公认无视他这个带头之人,去寻什么旧友!妖族都是低贱的异种,也只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才真把他们当做朋友。








  正想着想着越来越窝火,逢纪发现荀彧回来了,还真的带回一个妖族青年。








  不过稍稍看了两眼,逢纪就忍不住在心底冷笑连连。








    一个明显根基不稳的、区区金丹后期的小妖,本体也不是什么上等妖族,如若是龙凤麒麟这样的顶级妖族或许还有一交的价值,乌鸦族……不过是最下等的妖族罢了,能到了金丹期都是天大的气运了,想要突破元婴恐怕半分希望也没有。愿意结交这样的下等妖族,自甘堕落,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孺子不可教。








  逢纪上前几步,皮笑肉不笑地假惺惺问道:“荀管事,这个就是你的朋友吧?当真是一表人才!”








  荀彧好似全然不曾察觉逢纪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温雅有礼回应道:“旧友重逢实在是一大乐事,彧方才略有失态,在此多谢峰主海涵。只因他资历尚浅,一人在外,彧实在挂念,便斗胆将他带回袁宗之处。袁宗乃三大宗门之首,想必最为稳妥安全,彧望峰主能够稍加庇护,不胜感激。”








  逢纪脸皮抽动两下,心中痛骂不止,却只能挤出笑容应道:“如此甚好!”荀彧已经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不答应,袁宗颜面何存?不急不急,他且忍耐片刻,等到了秘境之中,一个金丹修士也不知道有没有命能够活下来!








  郭嘉看着逢纪脸色变来变去,眼神闪烁不定,不由得嗤笑出声,见逢纪循声看了过来,才草草一行礼:“刚刚便听文若称赞逢峰主素来宽宏大量,体恤怜悯我等妖族异种,如今一见果然气度不凡,让人……印象深刻,实在佩服!”明明是恭维的话,配上那随性懒散的动作,就显得颇具讽刺意味。








  逢纪脸色发青,胸口猛地起伏几下,这番话句句戳到他的痛处,却碍于这话并无错处,他无法发作,简直心塞之极,只得暗中又狠狠记了一笔。








  逢纪既然都承认了,其他人自然不会多言。荀彧便带着郭嘉顺理成章地站到了袁宗众人之中。








  这小半段时间,沧澜峰顶上修士们已经到的七七八八了。








  荀彧了却了一桩心事,终于将心神集中在此行原本的正事上了。他用神识扫过全场,根据所得的情报将各大势力前来的人与脑中的符号对应起来。








  统一一身青色道袍,道袍上绣印着浮云的图案的是天宗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少年人,五官清秀,尚且带着稚气,神情有几分骄矜,一看便知是个涉世未深的世家公子。应当就是天宗宗主刘表的大公子刘琦。刘琦身后有一个年岁稍长于他的青年人,颇为俊美,但是眉宇间隐隐带着煞气,面色也偏向阴冷,据悉是副宗主刘焉的新得的手下,名唤法正。








  荀彧扫到另一边。








  那是幽宗一行人,统一紫色道袍,道袍上绣印着双枪的图案。为首的是一个神色高傲的年轻人,英俊的脸上满是暴戾,应当是幽宗宗主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他身后站立着一个身姿挺拔、器宇轩昂的青年人,俊逸非常,神色平和正气,据悉是公孙瓒最信任的手下,名为赵云。








  如此一来,天宗、幽宗和袁宗,三大宗门已经齐了。








  接下来便是魏宗,近百年崛起的新兴宗门。








  魏宗来的人并不算多。








    其中有一个英俊中带着沧桑的中年修士,百无聊赖地擦拭着自己的佩刀,神情冷峻坚毅。这似乎是魏宗宗主曹操最信重的长老夏侯惇。而另外一个青年人,容貌平凡朴实,却穿着一身笨重的铠甲,衬得他气势颇为惊人。这应该是曹操的族弟曹仁。








  恩?当扫到某个角落的时候,荀彧顿了顿。








  各大宗门中,三个孤零零的身影格外扎眼。一人为面白无须、神情颇谦和的青年人,一人为身长九尺、红脸虬髯的大汉,一人为肤色黝黑、豹头环眼的彪形壮汉。








  回忆片刻,荀彧有些惊讶。这三个人是一个新近成立的小宗门——蜀宗的人。按理说他们本来应当没有资格进入秘境,即便蜀宗宗主刘备似乎是天宫的旁系,但是他们似乎直接得到了天宫的秘境令符,取代天宫得到了这次机会。








    这其中有些蹊跷……荀彧暗自留心。








  除了蜀宗,荀彧还看到了纪灵和袁宗的其他子弟。纪灵是副宗主袁术的人,如今不仅未和逢纪一同前来,还俨然自成一派。袁宗看来太平不了多久了。








  仙门之后便是魔门。








  此番魔门前来的人并不算多。恶煞门没有派人前来,南蛮教也似乎只来了几个年轻的小辈,未曾见到一个排的上号的高阶修士。








  至于妖族。








  吴宫那里带头人是一位面带疤痕、须发全白的老者,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据悉是吴宫宫主孙坚手下的堂主祖茂,本体是黑熊。








  西凉盟带头的却是两个极为英气的年轻人,相貌很是英武不凡,据说是西凉盟盟主马腾的两个儿子,一为马超一为马岱,本体俱是不凡,乃是鹿蜀,在妖族中算是排的上号的顶级血脉了。








  将所有人物的情报全数整理了一遍,荀彧心中清明许多。








  这次秘境之行看来凶险异常,各大宗门精英齐出,必然是一番龙争虎斗。








    荀彧看向身旁打着哈欠的青年,目光柔和下来。此行他已经有了最大的收获,秘境之事不过随缘罢了。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