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荀郭】仙路

第一章 故友重逢




    北澜境。兖州济阴城。




    济阴城是兖州的主城之一,隶属刘氏家族。由于地处要道,颇为繁荣热闹,平素来来往往的修士们常常会在此处逗留,或是歇息,或是品茗会客。今日城中却似乎萧条了许多,几乎看不到多少峨冠博带、气质卓然的修士。




    茶庄内,一个刚刚到达炼气期,修道时日尚浅的年轻人探向窗外,看了看奇道:“叔叔,你平常总对我说,济阴城是如何如何繁华,今日一看怎么如此冷清?大街上和茶庄酒肆里大半都是伺候的凡人,修士们呢?”




    年长者知道年轻人初次离家对什么都稀奇,便耐心解释道:“近日这济阴城附近有大事发生,那些修士们自然看热闹去了。”




    “热闹,什么热闹?”听完解释以后,年轻人反而更加好奇了。




    “天大的热闹。”说到这个,年长者脸色也染上几分兴奋,“据说上古秘境恰恰在济阴城外数千里之地开启,上古秘境数百年一遇。神州各大宗门,无论是仙门还是魔门,亦或是妖族都派遣了精英子弟前往,力求抢得一些法器或是灵草,或是上古失传的典籍。这样的机会,那些修士们怎么可能错过?”




    听着听着年轻人急道:“叔叔,既然机会如此宝贵,那我们怎么不去凑凑热闹?”




    年长者面容一肃:“凑热闹?像是你我这般,你不过炼气,而我也就刚刚筑基,去了热闹指不定没瞧上,小命就先没了。城里去了的修士少说也是筑基巅峰,甚至金丹真人,他们估摸也只敢远远看着,哪敢靠近?各大宗门早已经在秘境所在之处设置法阵,没有令符胡乱闯进去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年轻人听了倒吸一口气,立马噤声。




    年长者见自己侄子被吓到,缓和了语气:“你才刚踏上修道之路不久,阅历尚浅,不知道修道本来就是千难万难,何况吾等这样的低级修士。我们在凡间看上去很是风光,在修真界那不过就是蝼蚁罢了。所以你自己今后心中多掂量些,不要逞一时之快。”




    “明白了叔叔!”年轻人点点头,又开口问道,“济阴城城主刘岱据说也是元婴大能,秘境又正好在他统辖境内,他想必也能够前去一观吧!”他作为土生土长的兖州人士,对于济阴城城主自然是颇为崇敬。




    年长者摇摇头:“济阴城城主没有资格前去。”




    “可是城主乃是天宫旁系,正宗的天帝皇亲啊……”年轻人有些错愕。




    “天宫?哎!百余年前,上任天帝陨落以后,天宫早就一蹶不振,如今天帝尚且落魄,何况皇亲。”年长者感慨道,“神州非往日之神州,修士们日子也不好过了。”




    是时,兖州济阴城外数千里。




  三三两两的修士们聚集于一处,或是闲谈,或是四处张望。放眼望去,地上空中层层叠叠都是穿着法袍的修士,大半都是筑基。众修士沿着济阴山脉的边缘围拢起来。




  而今,秘境尚未到开启之时,到了的都是来观望磨练的散修或是小宗门修士,他们没有机会进入秘境,便趁着这个时机一睹那些大宗门的大能们的风采。




  过了小半日,大宗门子弟陆陆续续地到来,伴随着御剑飞行的破空声或是飞行法器的梭梭声,众人一一辨识着前来的宗门。




  “咦,这个浮云图纹似乎是天宗子弟,三大宗门的人到了。”




  “我认得这个法器,是魔道南蛮教的,告诉你们可千万不要去招惹那群恶鬼!”




  修士们互相交换着情报信息,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惊叹出声:“那是什么?”




  众人凝目一看,都是大吃一惊。




    悬于空中的是一艘通体纯白的小舟,乍一看似乎平平无奇,仔细端详却看不透它的材质,似玉似冰。这小舟也颇为诡异,在云端若隐若现,看的久了的修士们都纷纷感到识海动摇,连忙收敛心神不敢再看。




  “不知这是哪个宗门的法器,竟然如此神妙?”有人如此惊叹。




  众多修士中也有见多识广的,解释道:“这是袁宗的镇宗之宝之一,名为青玉舟,是一位炼器大师用万年玄玉配合着先天灵火,耗费十年打造而成。可以日行三万里,据说是地阶的法器呢!”语气中饱含着敬仰和欣羡。




  “难怪,也只有袁宗这般方有如此底蕴啊,不愧是神州三大宗门。”对于低阶修士来说三大宗门高不可攀,有什么宝物都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沧澜秘境的入口就位于济阴山脉的最高峰——沧澜峰的顶部。为了秘境开启顺利,各大宗门早已动用法器将沧澜峰顶削平,人为制造了一大块空地,既是为了方便布下传送阵法,也是为各宗门修士们提供一个地点落脚等待。




  此时沧澜峰顶,已经有许多修士到达了,其中妖族、仙门和魔门泾渭分明,而同道的各大宗门也彼此疏离客气。




  青玉舟普一停驻在峰顶,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或是好奇或是警惕或是冷视。




  袁宗位列三大宗门,宗主袁绍乃是化神期大能,手下人才济济精英辈出,其他宗门自然将其视为这次秘境之行的重要对手。




  青玉舟刚一打开,便有数人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众多身着玄色法袍的弟子,阵容齐整气势强劲,不可谓不声势浩大。




  为首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一把飘逸的长须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一双过于狭长的眼睛闪烁不定,显衬得颇为阴沉,让人生不出亲近之心。




  他两侧站立着两个虎背熊腰的修士,一看便知道是武修,面目倒是算得上周正,但是虎目一瞪,显得气势过于骇人。




  三人后边是一位年轻的修士,瞧着弱冠年纪,头戴玉冠,面容俊雅,微带浅笑,脸色和身后的青玉舟一比,竟似乎还要白上几分。同样一身玄色朱红镶边法袍,他长身玉立身姿挺拔,风采卓然出尘,当真是如同戏文里唱着的那谪仙一般。




  中年人见众人被他们的出场所震慑,满意一笑,回头对年轻修士嘱咐道:“荀管事你年轻有为,又颇为沉稳,宗主特意让你前来秘境是器重更是栽培。袁宗是三大宗门之首,我们如今先声夺人便是要拔得头筹,让他们认清位次。”他如同长辈教导晚辈一般,谆谆善诱,但是眼神中难掩轻视。




  荀彧微微一笑,端是风度翩翩:“逢峰主,彧谨受教。”




  逢纪耍完了威风,过足了瘾,才心满意足地转回去大步向前,其他人亦步亦趋地跟着。




  荀彧不急不慢地跟在逢纪身后,目光缓缓扫过眼前的修士们,准备和记下的情报核对一番,再一一辨识。突然,他的目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惊讶之余再度凝视反复确认以后,终于确信那就是他这些年寻之不得的那个人。




  “逢峰主。”荀彧上前几步叫住逢纪,“彧方才看到一位失散多年的故友,分别数年甚是想念,故而要暂时先行一步与之叙旧,望峰主体谅一二。”




  说完,心急如焚的荀彧也顾不上小心眼的逢纪是什么脸色,就大步朝着那个身影方向走去。




  荀彧越是走近就越是忐忑,担心不过是因为自己思念过度而产生了幻象,或是那就是一个有着熟悉身影的陌生人罢了。




    数十年光阴,他已经失望过许多次了,有时候他会想,依着那个人没心没肺的性子指不定早就把他忘了。甚至他也曾经想过最坏的那个可能性,只是每每想到那里,他就一次次拿出那枚温石,一遍遍地摩挲,直到纹理都几乎消失不见。




  一个道修径直就往妖修那里闯,实在是扎眼之极,很多妖修误以为是他是来寻仇的。毕竟平时妖修道修向来冲突不断,难保这个道修是不是有什么亲人朋友死在妖修手上。




  “你要干什么?”一个脾气暴躁的妖修看他越走越近,忍不住上前拦住他,“这里是妖修的地盘,道修在那边。”




  荀彧一怔,发现自己如此直白闯到妖修聚集之地确实十分欠妥,温言道:“实不相瞒我是前来寻友的。我有一个妖族故友,多年不见,方才看到颇为惊喜,一时失态。”




  妖修们对于这个气质平和的道修倒没有什么恶感,倒是有些惊异他所说的妖族朋友一事,拦路的妖修想了想就退回了原处。




  沧澜峰顶本来便不是很大,路自然不多长,荀彧很快走到了那道身影身前。周围的妖修都是三三两两或是成双成对,只有这个身影孤身一人背对着众人,倒显得有几分寥落。




  荀彧到了此刻反而不再犹豫,平复心情片刻之后,冲着他轻声唤道:“奉孝?”




  闻声,身影隐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清俊的面容,荀彧只需一眼便看出了这就是当年不辞而别的郭嘉,或者说是长大了的郭嘉。




  眼前人陌生而熟悉,乌发束冠,一袭蓝衣穿得松松垮垮,身形颀长却单薄。荀彧记忆中的郭嘉一直是无忧无虑的十几岁的少年模样,而眼前的他却已经是弱冠的青年模样,只是肤色依旧是过于病态的苍白,容貌依旧清俊文雅却更加成熟,还有那双让人见之难忘的眼睛依旧清澈明亮。




  荀彧罕见地有些无措,甚至苦涩,横亘于两人之间的是数十年全然陌生的岁月,无论是责怪还是思念都充斥在喉间,却难发一言。




  就在荀彧踟蹰不定的时候,眼前人却忽然笑了,依旧那般没心没肺:“好久不见了,文若……哥哥!”




    这一刻,伴随着郭嘉的促狭笑容和那熟稔的称呼,彼此之间那层无形的隔膜迅速消融,荀彧心中霎时间一片安宁。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