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文化征服忍界(1)

    一切源自于斑和泉奈捡到了一台电脑,里面有很多书、电影和电视剧,然后斑爷突然发现与其和对手打得你死我活,还不如换一种征服方式。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背景:战国时代。斑20多岁,泉奈刚刚成年,柱斑决裂中,扉泉背着两个哥哥刚刚在一起不久的设定。

    CP:柱斑、扉泉。

------------------------------------------------------------------------------

第一章  新的希望

    泉奈从庭院走过,迎面撞见了捧着一堆文件的火核,打完招呼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火核喊住,对方的神色有些纠结:“泉奈大人,最近您和斑大人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吗?”

    泉奈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微笑:“没什么,火核你不用想太多。”

    送走一步三回头的火核以后,泉奈心里幽幽一叹。

    看来最近他和斑哥的反常确实太明显了,成天猫在房间里面,神神叨叨的,连从不放松的常规训练都有些懈怠了。看出他们的问题的应该不止火核一个人,所幸这么多天他们也研究的差不多了。

    走进斑的房间,泉奈谨慎地合上了门,回头就看到自家哥哥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个从天而降的古怪东西的屏幕。

    “斑哥,刚刚火核叫住了我,想来族人应该都有些忍不住了。”泉奈坐到斑的身边,探过头看了眼屏幕,随口道。

    斑伸手揉了把弟弟软软的头发:“时间是有点长了,算算也有一段时间了,难怪他们会担心。”

    “斑哥真的打算这么做吗?虽然……这个叫做电脑的东西非常神奇,但是也确实非常可疑啊,我还是担心万一这是一个陷阱。”

    “试试没什么坏处。或许这真的是一个阴谋,但至少从它这里我看到了另一条路,另一种和平的希望。”斑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透出光彩,整个人都鲜活了许多。

    泉奈看着眼前这个面带憧憬和笑容的兄长,反对的话被他咽了下去。

    斑哥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朝气勃勃了,自从父亲死后他被迫担起宇智波一族的担子,他就笑得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疲惫凝重,他实在很担心他。

    不管怎样,斑哥能找到一个新的目标,一个足以让他愿意相信,愿意为之奋斗的全新的梦想,这终究是件好事。作为弟弟的他,只需要支持哥哥的决定,然后扫除障碍就好。

    这天下午,火核和部分宇智波年轻一代的精英,忽然被族长召见。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他们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族长的住所。

    斑和泉奈都在房间里,斑见他们都到齐了,递过去几本薄薄的小册子,正好人手一本。

    火核快速地翻阅了一下,觉得很是摸不着头脑,这瞧着像是一部戏剧的台本,但是里面那些人物说的话似乎就是大白话,一点都不文雅。斑大人把这个东西交给他们干吗?下一个任务需要他们假扮唱戏的伶人吗?

    就在所有人都疑惑不解的当口,斑开口了:“这段时间宇智波不再对外接受任何任务,所有的族人都留在族地,做一件事。”

    “斑大人,请问是什么事?”火核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拍戏。”泉奈在一旁淡淡答道。

     数日后。

    “幸树啊,幸树!为什么你偏偏是幸树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细井了。”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松本,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松本又有什么关系呢?幸树,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宇智波族地的一角,一个宇智波少女努力充满感情地念着刚刚背下的台词,她的附近聚拢着一大群人,有的是有分配到角色的,有的是负责场务的,还有的纯粹是凑热闹的。而她的视线前方悬空着数个形状古怪的东西,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不断移动。

    “弥生,你的表情还是有点僵硬啊!拿出你当年假扮游女伶人时候的演技来啊!”一直看着的宇智波小哥一脸恨铁不成钢。

    听到这样的评价,宇智波弥生艰难地克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完全不一样好吗?以前出任务,身边又没有认识的人,怎么放飞自我都不会有人知道,现在却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这简直令人羞耻。

    负责监督的宇智波小哥可不知道她的腹诽,尽职尽责地让她再来一遍。

    蹲在角落里的火核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场景,眼神空茫。

    自从那一天斑大人和泉奈大人让他们不要再出任务,反而让所有族人转向拍戏以后,族地的各个角落几乎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这么一副场景。

    当时,乍一听到斑大人他们的话,火核的第一反应,我是不是听错了?第二反应,难道斑大人他们中了敌人的幻术,神志不清了?第三反应,你们是谁,你们绝对不是斑大人和泉奈大人?

    后来火核彻底明白了,首先他没听错,其次斑大人他们也没中幻术,当然也不可能有人能给他们下幻术,最后他们也并没有被人掉包或者附身。这只是斑大人的一个计划,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实现宇智波一直以来的目标。

    虽然基于对两位大人的信任,火核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质疑和反对的话,但是他心里一个劲打鼓。他实在看不出来像个伶人那样演戏有什么用啊?正好最近族内都在忙这件事情,没什么事务需要他处理,忧心忡忡的火核就整天蹲在这些片场的角落里思考人生。

    “斑哥,我看火核好像很苦恼啊。”站在视野开阔的平台上,目力极佳的泉奈一眼就看到缩在角落里的火核那张心事重重的脸。

    “嗯,他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等到他看到最后的结果就会明白了。”斑的语气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长老那里我都解决了,在第一部电影出来之前,他们应该都不会再来找事了。”

    “辛苦泉奈你了。”斑很清楚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有多么惊世骇俗,就连他们两兄弟的死忠火核都不算太支持和理解,更何况那些一向看他不太顺眼的、顽固不化的长老们呢?

    “等到成果出来,那些老家伙就会闭嘴的。”斑对于这条新道路充满了期待和信心,“现在进度怎么样了?”

    “忍者的体力和耐力本身就远在普通人之上,何况大家都十分努力,即便因为是第一次,不太熟悉如何拍摄,进度也相当可观,应该差不多完成了一半了吧。”泉奈因为哥哥的期望,对这件事情还是极为上心的,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斑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得到了最后的成品。泉奈,那你和雷之国的贵族联系得怎么样了?”

    “已经谈妥了,他们可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戏剧而已,痛痛快快地放行了。不过出于谨慎,我还是按照计划,提出给予那些贵族三成的分成,应该能够满足他们的胃口了。”泉奈简略地述说了这几天的经历。

    “那就好。”斑目光投向忙碌的片场,扬起势在必得的笑容。

    这便是第一颗种子。

评论(19)

热度(149)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