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佐鬼才

时间眷顾之木叶崩溃计划(6)

    这个算是一个长篇文的一部分番外。前情提要:重生的扉泉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之后柱斑扉泉四个人还穿越到了很多其他的世界,看过了火影忍者的漫画,前不久还穿越到过了原著四战的世界,所以他们对于穿越已经非常习以为常了。

    这个番外是向@想修仙的羽蓝 借梗写的,因为感觉挺有趣的,虽然不一定写得好。背景是木叶崩溃计划的时候,柱斑扉泉四个人突然出现在现场,后来又因为一个神秘的力量将所有人拉入一个类似月读世界的空间,在空间里面必须看完所有视频才能够离开。

    关于中文英文歌之类的,因为神秘力量所有人可以无障碍听懂。

    第一次写柱斑扉泉文,可能会ooc。

    CP:柱斑、扉泉、鸣佐、带卡、止鼬,修因。还有其他的一些cp,但应该戏份不多。

------------------------------------------------------------------------------

第六章 风起天阑(5)

    这个拥抱时间不长,但是足够有力,带着一种迫切的怀念和珍惜。

    鸣人有点奇怪,又感觉十分温暖,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拥抱过他。

    玖辛奈轻轻摸了摸鸣人的金发,端详着他朝气蓬勃的脸庞,鼻子一酸:“鸣人,我的名字是漩涡玖辛奈,是你的妈妈。他的名字是波风水门,是你的爸爸。”

    听到她的话,鸣人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你是我的妈妈?”

    他转过头看向一头金发的水门:“你是我的爸爸?”

    “我有爸爸妈妈了?”他的话语有点颤抖,间杂着几分欣喜,但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

    玖辛奈不知道鸣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会如此没有安全感,仅仅是联想到某些可能就让她那颗母亲的心隐隐作痛,她努力用最温柔的语调说道:“是的,我们就是你的爸爸妈妈。对不起,鸣人,因为一些意外我们没有办法陪伴在你的身边,没有办法看着你长大……”

    说着说着她忽然有些说不下去了,她害怕会在鸣人面前暴露自己声音中藏着的巨大自责和痛苦。

    察觉到玖辛奈情绪有些不稳,水门揽住她的肩膀,给她无声的安慰。

    “鸣人,也许你暂时没办法相信和接受我们,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不会离开你,一定一定会陪伴在你的身边,弥补我们身为父母的缺失。你……愿意吗?”

    水门温柔的笑容,清亮的声音,让鸣人渐渐忘记了紧张,他虽然还有些自卑和犹豫,但他能够分辨出眼前两人对他的善意。

    “我愿意。”

    一旁的佐助看到他们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样子,内心有一瞬的刺痛,但当他回头看到失而复得的父母的时候,心里又渐渐温暖了起来。

    他的家回来了,他已经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了。

    “逝去的已冰冷,飘零的未了结。”

    就在鸣人和四代夫妇温情的团聚的时候,视频继续播放了。

    画面中是弥漫着血色的天际,宇智波富岳、宇智波美琴的身影一闪而过,之后就是片段式的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两兄弟亲密相处的回忆,虽然短促却十分温馨,可惜最后一切的画面终结在凌厉的一刀。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讲述的是什么事情?

    不必说,一定是前几年轰动一时的宇智波灭族事件。

    宇智波鼬杀害了全族,最后叛逃出村,这样耸人听闻的事情,别说在事发的木叶,就算在其他几大国多数人也都听说过一二,毕竟灭族这种事情可不多见,更别说动手的居然是本族人,被灭族的还是木叶的名门宇智波一族了。

    当宇智波鼬的脸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即便看到自己反复出现也依旧保持着沉默的宇智波佐助忍不住望向那个默默呆在角落中的男人,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大声质问道:“你这个叛徒,你做出那样的事情,你敢过来见见爸爸妈妈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个穿着晓袍的男人身上。

    宇智波鼬只是避开佐助的质问和眼神,兀自沉默着。

    就在佐助快要爆发的时候,宇智波美琴拉住了他,宇智波富岳叹了口气:“佐助,别这样对你的哥哥,他也是有苦衷的。”

    母亲的阻拦,父亲的回答,令佐助愕然,也让所有听到的人大吃一惊。

    苦衷?难道说宇智波一族灭族的背后居然有什么秘密吗?

    联想到鸣人的真实身世,很多人心头浮现出深深的怀疑,而有些人则快要掩盖不住内心的慌张。

    猿飞佐助心里一阵释然,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有些东西不可能隐藏一辈子。

    “父亲,你什么意思?”佐助心跳飞快,他有一种隐隐的感觉,父亲要说的事情一定会颠覆他的世界,颠覆他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

    “佐助,你的哥哥他才是最痛苦的那个人,承担了太多不该让他承担的责任和痛苦。我既然复活了,作为一个族长,作为一个父亲,我没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去背负那样沉重的一切。”宇智波富岳的话语是那样的悲哀和无奈,“宇智波一族在九尾事件以后就一直被木叶高层怀疑,族人们越来越心生不满,很多人叫嚣着反叛和政变,这样的呼声我无法无视,也无法压抑。木叶和宇智波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到了那一年,加入了暗部的鼬被木叶高层下了命令,在宇智波叛变之前铲除宇智波全族,只能留下佐助你这个唯一的宇智波血脉。这一切我都是知道的,也是我默许的。”

    真相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血淋林,一下子击溃了佐助的心灵。

    这个时候的佐助才12岁,没经历过太多的磨难,还保留了一些可贵的天真。他刚刚得到了大蛇丸的咒印,正因为自己的弱小而苦恼,犹豫着是否离开村子,但是还没有完全下定决心。

    可是父亲说出的一切却让他的犹豫变得可笑,让他的坚持沦为了笑柄。

    他身上的咒印一瞬间暴动了,固然查克拉在这个空间无法运转,但他全身上下的气血出现了恐怖的窜动,看着可怖之极。

    宇智波富岳也顾不上伤感,小儿子的异状吓得他半条命都快没了,连忙求助就在边上的好友波风水门:“水门,你快来看看佐助。”

    水门赶忙过来查看,比他速度更快的是鸣人,他本来还沉浸在拥有父母的喜悦中,就被佐助的大爆发吓了一跳,立马撇下爸妈,三步做两步冲到佐助旁边。

    “佐助他……他怎么了?”鸣人看向自己老爹,问得很急切。

    水门见鸣人对佐助那么紧张,内心很是欣慰,看来鸣人和富岳的孩子相处得很好啊。

    他看了一眼,就了解了佐助的情况,起手就是一个手刀把佐助打晕了:“是气血逆行了,应该是收到了巨大刺激导致的。而且佐助他身上有着一个咒印,这也是他身体情况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让佐助休息一下、冷静一下就没事了,不必太担心!”

    听到水门的解释,美琴放下了心,她瞪了眼富岳,就去照顾昏迷的佐助了。富岳也很自责,他没想到佐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同时他心中更加沉重了,因为小儿子的激烈反应和身上的咒印都意味着佐助在灭族事件后陷入了深深的阴影中,心灵留下了巨大的伤口,稍稍碰触就会迸裂开来。

    而这些都不该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背负的,无论是仇恨,还是孤独。

    富岳苦笑了一下,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能,守护不了家族不说,鼬和佐助两个孩子他也一个都没有保护好。

    从富岳讲述真相到佐助的爆发,不过短短几分钟,然而揭露出来的秘密却令所有人失语。

    谁能够想得到,灭族的背后有那么多黑幕?谁又能够想得到,看似和谐美好的木叶背后居然有这样的肮脏?

    “柱间,这就是你的木叶?”秽土斑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

    秽土柱间动了动唇,却无法说出反驳的话,像是这应该是我们的木叶之类的话语,因为他早就把秽土斑排除在外了,在很多年前他亲手杀死他的那一天,当他说出“这是我的村子”的那一刻。

    “记得城中日月,蝉鸣后又初雪。屋檐细雨,停在初见季节。用最平淡话语,藏住旧日誓约。春风绿过柳叶,你曾笑得无邪。”

    画面继续跳转,接下去的一连串都是鸣人和佐助的童年时代,初次相遇、打勾许诺,记忆中佐助还有着一张单纯的笑脸,满足而纯真。明明是非常美好的画面,结合刚刚知道的真相,众人心中都是一阵憋闷,说不出的感觉。

    孩子越是天真可爱只会越让大人们感受到自己的卑劣和无地自容。

    年纪大一点的人还记得在宇智波一族尚存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并不是像后来那么苦大仇深或者冷漠不近人情的模样,至少还有着笑容,有着孩童的脾气,会撒娇,也颇有礼貌。

    想得越多,就越是唏嘘不已。

评论(24)

热度(93)

  1. 白墨淞王佐鬼才 转载了此文字